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暗流汹涌,前兆(4K1)

第八百七十九章 暗流汹涌,前兆(4K1)

 热门推荐:
    厄土,漫长岁月流逝,有触及至高界限的无上嘶吼,得到了赐下的始祖物质

    在这巨大的诱惑之下,仅仅小部分选择了依靠自己踏足至高领域,更多的则是将希望放在了始祖物质上

    这条捷径不仅稳固,更是见效极快,相较于己身的苦苦摸索升华而言,无疑更具有诱惑力

    深处,紫霞始祖抬手,穿透大千世界,将四位主祭者带到了身前

    砰!深埋地下的古棺掀开一角,有色泽浓艳的原初物质飞出,悬浮在了顶级至高的身前

    “去吧,融汇原初物质,成为新一代的始祖,接替天戈的位置。”祂撑开了高原一角,显露出始祖们的埋棺地,示意顶级至高将自己的棺材也埋入其中

    原初物质···似乎是活物一般?银纹主祭细细打量着沉浮在顶级至高身前的那团粘稠物质

    隐约间能够感知到内里传出的嘶吼与扭曲之声,如若一个共生的存在一般,竟是让祂有些心悸

    “定不负始祖厚望。”顶级至高面色一喜,当下便背负着自己的棺柩来到了始祖埋棺地,一股浓烈的不详之意扑面而来,却让祂体内的物质愈发活跃

    吱呀~棺柩自发打开,祂双手怀抱原初物质,倒入其中沉睡

    当棺盖逐渐封起时,剩下的三位主祭者依稀能够看到原初物质挥舞的触手,密密麻麻的自顶级至高的七窍中钻入

    阵阵扭曲的咆哮之音都被封锁在了棺内,周遭像是被放逐在了古史之外,一片虚无。

    “若是原初物质有灵性,是活物,那么是始祖们在驾驭着它,还是它在操纵着始祖们?”莫名的,银纹主祭者心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

    始祖们的前身,在接触原初物质时,便真真切切的死去了,在那之后,躯体内诞生新的灵性,才有了如今的十祖

    那么作为天生诡异族群的祂们呢?

    大抵是不用经历那样的死劫吧···

    黑白两位主祭眼底倒映着古棺封存后的模样,庇护着本性灵光的四器微微颤动,拂去了种种莫名

    其上,还烙印着荒与王腾合力铭刻的他化圣祭之术,防止的便是古器能力不足,便由祂们联手的最强手段来磨灭转化,达到庇护的效果

    “你们也不必干看着,对应的原初物质便在棺中,今日起,你们日夜背负古棺,与之交融潜修,加上小祭的助力,将快上很多。”

    紧接着,紫霞始祖便看向了黑白银三位主祭者,余下三团原初物质应声而现,齐齐出现在了三位主祭者的棺柩中

    原本属于三位始祖的古棺已经被‘他化圣祭’之术与时光炉合力焚灭了,故而要用主祭者自己的古棺来承载

    “谨遵始祖之意。”三位主祭者自是不会抵抗,纷纷背负起自己的棺柩,盘坐在此地,进行初步的融汇

    厄土内,剩下的诡异仙帝们走出,环绕着三位主祭者布下了阵法,将小祭收集来的力量用以补全成就祂们

    霎时间文明火光澎湃,古史与纪元的残片飞舞,凄厉的哀嚎与咒怨之音时现时隐

    但对于祂们而言,这些只是点缀罢了,再怨毒的诅咒也跨越不了至高领域,连是否影响得到无上领域都是个问题

    “原初物质···铜棺之主的骨灰,这般联想起来还真是有些难言。”黑白两位主祭者背负古棺,感受着小祭力量不断注入体内,缓缓壮大着不详物质

    渐渐的,棺柩内的原初物质也探出了细微的根须,宛如活物般扎根在了祂们的脊背上,丝丝缕缕的物质开始传递

    银纹主祭者露出了痛苦之色,一根触须而已,便能让一位至高都觉得痛苦,可见其物质的可怕

    当初与荒,腾大战时,始祖们背棺而现,彻底与原初物质交融时亦是如此,痛苦而扭曲

    这便是代价,有舍才有得,从不会有平白得来的好处,纵使诡异不详也一样

    叮叮咚咚~阵阵琴音回响,莲叶轮转不休,每一瓣叶片上的‘他化圣祭’皆在展露,化作一口口祭坛,封锁在真灵之外,与两件古器一同发力

    黑色主祭亦是感觉到了些许异样,仿佛这股力量在将自己的身躯打碎重来,改造成适合原初物质的模样,还只是初步的交融,在肉身,不在魂光

    “的确是深奥晦涩的力量啊。”魂光之内火焰熊熊,磨盘碾动,伴随着‘他化圣祭’的运转而交相辉映;白色主祭深切感受到了原初物质的强大

    这与始祖物质全然不是一个级别的,比较起来,就像是源头与残渣

    “唔,不错的底蕴,第一次与原初物质交融能承受下来,就看能坚持多久了。”负责看护四人的紫霞始祖颔首,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黑白两位主祭者没有辜负祂们的看重,承受力比银纹主祭强上了不少,只是偶尔才露出异色。

    此地之外,厄土中央

    被黑白主祭带回的血色祭坛残片掩埋土壤间,四口古朴棺柩横陈,被葬入了血色祭坛的下方

    内里有四道位于生灭边缘的气息留存,在那高悬的目光不再注视后,这四道气息仿佛奇点一般展开了无声的大爆炸

    从无到有,一切复归原位,化成了双目一片炽白的主祭者

    在那炽白之中,一枚枚符文光耀古史,被原有的始祖物质包裹掩盖着,静静跳动

    “厄土,恢复的还真是快啊。”一位主祭者低语,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旋即四口相邻的古棺微微颤动,竟是有符文与不详物质组成的线条相连接,如若一大片纠葛在一起的脉络,在厄土中延伸交错

    祂们没有太深入,以免触及高原区域,开始将侵蚀的触手伸向了苦修、沉眠的无上生灵

    厄土前端的角落,有半截身子葬入土中的生灵沉眠,躯体仍在自主的吞吐着不详物质,不断壮大

    渐渐的,一只自地下蔓延而来的‘触手’探出,化作至高物质的种子打入了这个沉眠生灵的体内

    伴随着祂吞吐的幽暗霞光,这一种子开花结果,出现了至高物质包裹下的圣祭符文,开始快速取代祂体内原有的不详物质

    这样柔和的手段无疑隐秘的多,甚至祂们专挑沉眠的,潜修的无上生灵下手,在无声无息间种下了符文种子

    在时间的流逝下,这些种子将会慢慢开花结果,以属于这个躯体的方式去提升实力改换物质

    并不会引起警觉,是躯体与魂光的自主反馈,就像是他们苦修有成一般,实力得到了增长

    “厄土纳入高原区域,成为了前哨,似乎深处总有股莫名的力量存在,在注视着整片高原。”有主祭者低语,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种莫名之感鲜少出现,但也足以引起四位主祭者的重视了,厄土自然是不会有那样的力量,就是始祖也未必能够比拟;唯一剩下的可能,便是这一切的衍生地

    或许真的如荒天帝所猜测的那般

    这个高原,祂诞生了属于自己的意识!

    厄土尽头,高原之上

    一缕幽雾早已淡去,只剩下两位始祖在此驻足,目光越过坍塌的古关,远眺向大千世间

    上苍,四轮普照古史的神阳璀璨无边,距离祂们映照逝去的仙帝已经过去了三万载岁月

    当初战死的三大路尽者也悉数回归了意识,能够自主缓慢复苏力量,但在两位祭道者与两位仙帝的帮助下,这一进程又加快了不少

    “高原···若祂诞生了属于自己的意识,那么始祖不会不知道,祂们的行动也将有所改变,当有蛛丝马迹留下。”

    感知到主祭者们传来的意念,王腾看向了荒,当初便是祂说出了这个推断,现在看来的确有很大的可能

    “这个推断可算不上好,若是高原诞生意识,那实力多半不会弱了。”荒摇摇头,依照高原那超然的本质,若是诞生出完整的意识,实力很难说是强还是弱

    但目前按照那股将祂们阻挡在外的庇护之力而言,多半是弱不到哪里去了

    想了想,两人还是准备依靠厄土内的种子们来观测窥探,说不得能捕捉到些什么

    轰隆!又是一段岁月过去,有路尽者归来了,化作一位骑乘五色神牛的老者,祂脑后悬着三十三重神轮光晕

    老者白发长须,似三千银瀑垂落,出现后便向着王腾与荒作揖道谢,感激不已;旋即颇为感慨的看向了洛帝与三器主人勐海

    倒是没想到,在厄土扫荡,上苍寂灭后,还能有归来之机

    “道友,归来便好,日后亦有血恨之机。”勐海颔首而笑,日后与厄土的交锋自然不会少,一位仙帝归来也能提供不小的助力

    虽然上苍路尽的实力没有三人组那么夸张,能够以一敌二,但至少也是实打实苦修上来的仙帝果位,不会弱于厄土至高

    毕竟到了这个层次,休说跨阶而战,那是不可能的,就连敌众都变得极难,需有盖世战力方可

    但显然,这样的底蕴者极少,目前已知的也唯有三位祭道者与三人组,皆是灿烂行古史,辉煌映古今的无敌人物。

    “善。”骑牛老者笑了笑,亦是加入了映照余下两位路尽者归来的行列

    诸天之外,一道身影走出,穿过氤氲密布的战场,来到了祭海边缘

    祂身后三千大界三千天道轮转,宛如一重重圆月明光,照亮了世外一角

    “玉皇,祂这是要寻求升华跃入仙帝领域的道路吗。”壁垒上,神皇投来目光,有些惊异

    不过对方的实力一贯强大,在目前也算是无上领域尽头的绝代人物,或许在见到叶天帝三人成道后,也开始找寻起自己的契机来

    “祂太神秘了,传闻是天生大圆满圣灵成道,曾相助平定黑暗动乱,与道主的交集也不多,世间鲜少有人知晓祂的事情。”古拓眯了眯眼

    对于这位玉皇的消息,还是祂在诸天重建的虚神界中打探出来的,有关联的实在太少

    也就一位号称是太初股矿孕育的仙胎太初被祂收入门下,当作的弟子,眼下也早已踏足了仙道领域,斩杀过厄土强者。

    “祭海,曾葬下过无数如诸天般的古界,这便是我的成道之地,化三千道为一元之数,重归此身,由此始,当由此圆满。”

    玉皇盘坐祭海边界前,掌托的石罐旋起,将气息遮掩,跳出大千外,不在古史中

    同时,祂身后的三千圆月明光大涨,宛如三千只大手一般探入了祭海中,吞噬那些文明残墟,以天地圣灵之身容纳那些古界

    一朵浪花便是诸天万界,便是一部曾经璀璨的古史,内里自然是独特的修行体系与道路

    这些都将成为祂一元之道的养分,演绎十二万九千六百之数,再融汇归于一,继而在此基础上衍生新的一元,再归于一,层层叠加,循环往复,每一个基础增长的‘一’都是一元之数,之后的一元之道的每一次增长都将是由十二万九千六百个‘一元之数组成的一’组成

    这个压缩与衍生的过程将无限持续下去,化作照亮通往仙帝领域的柴薪火光

    轰隆隆!原有的三千大手亦在壮大,升华着本质与位格,原有的道界自然不如诸天万界的本质那般庞大,故而在祭海中真完善道路,直到升华跃入仙帝领域。

    玉皇欲要踏足仙帝领域,这自然也让余下的准仙帝们加紧苦修起来,但那道天壑,却不是容易跨过的

    纵使曾有祭道者给他们指点,明晰方向,那也不会立地功成,因为这一关的重要之处在于己身,而非外力;当然诡异族群不在此行列

    祂都叫诡异族群了,自然不能以常理衡量

    孟天正,石毅,天角蚁,都是此境中绝代强大的生灵,他们亦是在苦修,争取能找到那一抹契机

    而诸天的新一代,正在蓬勃的生长壮大着,上苍转生入诸天的强者们开始发力,资源足够,底蕴足够,自然一飞冲天,留下了灿烂足迹

    各类体制血脉齐现,争锋纪元中,就是黑皇与段德看到了都惊叹不已,动了抓几个小子收徒的念头

    又是两万载岁月过去,上苍之上,伴随着最后一声震动古史的轰鸣之音

    第三位路尽者也归来了,至此,上苍残存着,能被映照回来的仙帝皆尽归来,算上洛帝与勐海,也有了五位之多

    新增三位仙帝,王腾与荒也露出了笑意,这对诸天而言也是不小的助力,光是传播道统与存在都将令一个大世璀璨

    路尽者,映照诸天,道传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