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古器齐,进击的卧底(7K5)

第八百七十八章 古器齐,进击的卧底(7K5)

 热门推荐:
    铮铮!

    石琴奏响,一根根琴弦颤动,柔和之声如涓涓泉水般流淌,在指节的撩拨下蔓延

    浸润虚空,浸润世外,浸润混沌,琴音涟漪所到之处皆是碾压成一片坦途,什么也不剩下

    而对于弹奏者而言,却是另类的温润祥和之感,像是在洗涤本性灵光与肉身,就连时光炉内残存的些许始祖物质都被净化了,流露霞光

    “这万劫轮回莲,一叶一纪元,一朵莲叶便承载着过往的完整古史,属于古史源头前的神物,多半与花粉路祖种类似。”王腾打量着色彩斑斓而神圣的仙莲

    只见其莲叶聚拢又落下,轮转不休,仿佛是轮回这个概念的象征与具现化,有几分花粉路祖种的味道

    “有此神物庇护,说不得真能在原初物质的侵蚀下保住本性灵光不坠,若是能够功成,我的归来也将容易不少。”

    花粉路祖根中,有一声轻叹响起

    当初因为始祖以古棺将祂镇杀在高原古关前的缘故,纵为祭道者也难以归来,仅限于在盖世荒天帝的映照下面前回归了一丝烙印

    而四大始祖永寂后,那股束缚镇压之力也削弱了不少,花粉帝得以回归少许力量,勾勒出模糊的形态

    但若是想要彻底摆脱桎梏归来,就需要有始祖在内部相助,放开那高原之力与古棺的压制

    届时身为祭道者的祂自然能够从容,展现绝代风姿

    “若是你能够归来,那自然极好,完全能够横推诸始祖,将祂们永寂;不过进不去高原始终是个麻烦,始祖的接引很有必要;如今还差一块石磨盘,能够碾碎一切念想中的事物,效用应当强大。”

    王腾点点头,花粉帝的强大毋庸置疑,算是铜棺之主之后“第一位靠自己”成就祭道的惊艳存在

    始祖们不同,祂们是依赖于高原的力量与原初物质,恐怕就是在当初,没有两到三位始祖出手也奈何不得花粉帝

    祂一旦归来,那么诸天阵营便有了三位祭道者,随时都有留守的力量,可以说全然不惧始祖,当然这前提是,高原内真的只有六位始祖,‘不会超过十个’

    祂将万劫轮回莲连带高原湖泊一同种入体内,扎根在了花粉路祖根旁,一股轮回尽头,万灵归宿的意味油然而生

    丝丝缕缕的光点散溢,似乎是源自那湖泊中的物质,浇灌在花粉路祖根上,竟是令得花粉帝的模糊光影都晃动了起来,有了一丝丝的凝实感

    “原本的湖泊在高原异变下只剩下一角,否则多半神异更甚。”王腾掌中呈现出最后一道投影,那是石磨盘,曾在院落中给祂观感最强烈的器物

    祂正准备离去,忽地在不远处地面上看到了某种印痕,有斑驳的符文图案,看起来相当的古老。

    “这副图案,与荒持有的三世铜棺纹路很近似,有那种模糊的‘韵味’。”花粉帝轻咦,地面上竟然残留了这样的印痕

    说明三世铜棺曾在这里停留过一段不短的岁月

    王腾忆起,三世铜棺便是在高原院落中打造的,多半是那时留下;细细看去,纹路很繁复,有花鸟鱼虫,有至强神怪,来自万灵,还有混沌云纹,与铜棺最深处的青铜棺柩一般无二

    那是埋葬铜棺之主己身的区域

    与此同时,上苍之上

    一部部完整古史环绕的身影愈发伟岸,祂盘坐三世铜棺之上,身后立着洛帝与三器主人勐海,在合力映照过往的仙帝归来

    渐渐的,在这圣祭符文密布的残墟中,过去的古史被攥出,勾勒描绘出曾今路尽者的形体

    荒目光不变,几位上苍路尽者祂很熟悉,有共战者,有争锋者,亦有论道者

    不比厄土足足十位诡异仙帝,上苍的路尽者数量没有那么夸张,要少上数位,否则当初也不会彻底陨灭了

    要知道,始祖只是在与花粉帝交手,从未干预过上苍,祂们甚至不知晓始祖的存在;真正打灭上苍,让洛与勐海都无奈的是厄土的至高与无上

    彼时,祂们都尚未全出过!否则在见到足足诡异族群有十位主祭者时,上苍的两位仙帝也不会惊讶,祂们的确是不知晓对方如此强大,甚至昔年攻打上苍都未必使用了全力

    洛帝与三器主人勐海全力相助映照,眼底逐渐流露一丝喜色,当初放弃映照上苍,转生入诸天也是迫不得已

    而今当初道友能够归来之机,自然是大喜之事

    “王兄已经收集到了万劫轮回莲与石琴,如我所料那般石琴是当初缓解,压制异变的事物,应当能够抵抗些许原初物质的侵蚀,也不需全面抗衡,只要护住魂光不坠即可;剩下的那磨盘也不知有何用处,希望能派上用场···”

    有两位仙帝分担,荒的映照也轻松些,祂一边思量着铜棺之主留下的事物,一边推演着未来种种

    祂望向了无限衍生分裂的可能性支流,要窥见厄土变化的种种节点,判断祂们什么时候至高归位,什么时候赐下原初物质升华始祖

    这种关键性的时刻,很重要。

    另一边,诸天内,临近地球的轮回路震动,自既定的古史中走出了一道身影

    铮铮~~

    略带铁血杀伐之感的琴音响起,点点光晕扩散,不再柔和,反倒像是惊涛骇浪般的灭世洪流,一股脑的奔涌向四面八方。

    “不应该啊,当初铜棺之主奏响的都是清心宁神,温润万物的柔和之音;怎么到了我手上就变味了,是遭受了原初物质浸染的原因吗?”

    王腾望了一眼没有任何变化的石琴,再次觉得以原初物质肆虐的始祖罪大恶极,将一副好好的古琴都弄成了这副模样

    石磨盘的虚影高悬,向着一个方向闪烁而去,祂将古琴收起,取出了铜棺之主最后的栖息地·石罐

    总的来说,所有器物中,唯有它能够引动其他,构筑联系,算得上是关键之物。

    一路向前,投影轨迹七绕八拐,像是在勾勒着什么一般窜入深处

    在这里,漆黑的空间广袤无垠,大地上毫无生机,死寂一片,如同荒凉的戈壁滩,其他地带皆无声,被阴暗所笼罩

    而在尽头,却有无边光芒绽放,像是有一座庞然大物耸立

    “一座城池,曾有人踏足过此地?”王腾望去,正见无边黑暗中有一点炽白凸显,显露出一座宏伟城池的模样,像是大光明的汇集地,很璀璨

    但城中却无有一丝生机,内里漂浮着难以辨别的雾霭,很深沉,如若不详物质

    嗡!

    此时,石罐很有灵性,自发的亮起,通彻出一条模糊的路,分割了朦胧雾霭

    在城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磨盘被映照出来,是由粗糙的石头制成,被混沌气环绕着,它如今还在缓缓转动,像是自古都如此,从来没有停息过。

    这正是王腾寻找的最后一器,当初高原院落中的石磨盘,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此地

    且,祂察觉,这些雾霭的前身就是厄土中的不详物质,只不过被磨碎消弭了,只剩下雾霭升腾

    仿佛是被有意安置在这里,避免诡异与不详的侵蚀扩大一般

    “过去的纪元中,也曾有人察觉到诡异不详的威胁,借助着石磨盘的存在,立下了这样一座城池吗。”王腾回溯古史,将一幕幕尘封的画面拉出

    依稀可见一道身影误入了轮回路,发觉到了石磨盘的存在,彼时大千诡异早已存在,威胁显露;祂便籍此布置下了城池,但却最终被诡异物质侵蚀,投身磨盘中,被碾碎消散

    而这石磨盘间,有模糊的符号铭刻烙印,周遭不断显照出魂灵转世,血与骨,乃至魂光都被磨碎的景象

    轮回的尽头,一切都将落幕,过往的辉煌,前世的灿烂,都被磨碎,从此永远不见

    轰!

    王腾目光落下,像是有无形的大手降临,直接将重重雾霭撕开,打散了,化为一片虚无

    没有任何阻碍,祂直接降临在了硕大的石磨盘上,可以说此物就是整个城池的中心,余下之物皆是环绕它而建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浮土间,伐阴阳二柴,纳大空之火,古宙之焰,焚!···磨灭之,琴音渡,不留···后患···”

    若有若无的波动响起,王腾明确听到了一种声音,仿佛是接替着时光炉之后的话语,悠悠而泣,像是鬼哭,宛若在悲咽,在磨盘中传来

    “这是后续的谏言?将石磨,石琴与时光炉等联系到了一起。”王腾刹那将之与时光炉内的渺渺之音联系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的更加清晰,也讲述了之后的话语

    但若是如此,万劫轮回莲又是什么用途?

    正当祂思量时,石磨盘上一行金色的符号熠熠生辉,霎时整个巨大磨盘都运转了起来,以碾碎一切念想一切存在之势旋起

    轰隆隆!霎时间,位于中央的王腾便被金色符号的海洋包裹掩埋,一股碾碎大千般的伟力降临,要将祂自念想中,自存在中抹除

    ···

    雾霭缭绕,天地非常昏暗,荒芜的高原死气沉沉。

    厄土,亘古长如此。

    天穹阴沉,不祥的气息弥漫,无穷岁月以来,冰冷的冻土常年被诡异之力笼罩,沉闷而压抑。

    边缘区域,偶尔有腐烂的生物穿行,有时也能看到少量诡异生物走出高原,但都是寂静的,没有一点噪杂声。

    整片高原浩瀚无垠,纵然大千世界坠落,也难以填满一隅之地

    这一日,始祖们自高原深处传出意念,将黑白主祭,以及银纹主祭与那位顶级至高召来

    当四位诡异仙帝到来时,方才发现六位始祖只显露了三位,皆是最后才走出的八祖、九祖、十祖

    先前,残存的六位始祖选择了留下了四份原初物质在古棺中,有三位始祖沉睡调整状态,留下三位始祖防止变故发生

    “今日唤你们来,目的大概你们也知晓了,相对而言,你们四个是最适合接纳原初物质,替补始祖空位的。”紫霞始祖望了一眼那位顶级至高

    作为曾与柳神交手争锋的存在,其实力毋庸置疑,甚至现在就可以接受原初物质的洗礼,成就始祖位

    因为祂实力本就达到了无相无咎,所欠缺的,是明确的道路与底蕴

    祂心中也清楚,若是如荒天帝、王道主那般自己走出祭道之路近乎不可能,尤其是对于诡异族群而言

    所能指望的,也唯有原初物质了,只有这等深不可测的圣物,方才有可能打破桎梏,让祂踏足原本不可能触及到的层次

    至于代价,那不是问题,一路修行而来,又有什么是不需付出代价的呢?

    有舍才有得!

    黑白主祭对视一眼,心中微动,亦是装出了一副热切渴望的模样

    毕竟这可是实打实通往祭道的‘捷径’,外人纵使想要拥有也没有机会

    “唔,这样,黑白银,你们三位主祭者外出一趟,但不要接近诸天,将先前扫荡的祭海区域,以及诸天外的大界悉数祭掉,举行一次小祭来补充你们。

    你们现在的进度太慢了,要想修持到无相无咎,没有诸多纪元的沉淀基本不可能;彼时大战我们也截取了不少始祖本源之力,届时由你们一并吸收了。”

    第十祖开口,定下了后续进程,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十大始祖补全,大祭虽然举行不了,但小祭却是可以

    如今诸天与厄土都默契的选择了修生养息,只要不接近诸天,一些不起眼的小动作还是可以搞一搞的,不引起那两人的注意就行

    “外出小祭?”黑白两位主祭者的心思霎时活络了起来,这倒是一次机会了,正好借着这次外出将本体占据的四位主祭者接引进来潜伏

    六位始祖沉睡了三位,只要自己不作,基本是不会暴露的,趁着无人发觉快速在厄土内布置,将一切变化拿捏手中才是真理

    银纹主祭者神色略显激动,虽然祂的实力只有恒一,只比那位初入至高的映照强一头,但同样渴望着原初物质

    有通往祭道的机会摆在面前,谁能禁受住诱惑?

    第十祖满意的看着四位至高的表现,祂自是不会知晓眼皮子底下就有两个预谋着颠覆厄土的‘始祖种子’

    尤其还是被祂寄予厚望的黑与白

    “好了,这是我等部分力量的凝缩,足以遮掩你们在历史进程以及纪元中的活动气息;只要不搞出大动静,正常情况下诸天两位主祭者不刻意关注你们基本是安全的。”

    第九祖一指点落,四道粘稠如泥浆般的块状物落下,将祂们一一遮掩覆盖,像是套上了一层无形的膜,连当世之中的存在感都消失了

    银纹主祭与顶级至高很激动,这就是祭道的手段,也是祂们即将达到的层次

    一想到这里,纵为诡异仙帝也有些难以平静,恨不得立刻就接受洗礼

    黑白两位主祭者不言不语,只是眼神中表露出些许喜意,不曾让始祖察觉到异样

    祂们的魂光同样有祭道之力遮掩,故而始祖们不曾感受到特殊的念头,否则早在祂们预谋时就窥破了,不留余地。

    “去吧,切忌不可大意,那诸天阵营的祭道者都不是好相与的;尤其是‘腾’,祂就是贪得无厌的豺狼,未必不会蹲守高原外伺机狩猎。”

    第八祖又叮嘱了一声,让祂们格外提防,不可大意,便开启了通往祭海的通道

    撕裂的间隙中,血色浪花拍打而至,翻涌着呼啸,点缀着苍凉与破败

    黑白主祭者一组,银纹主祭者与顶级至高一组,分别自两个方向前行,环绕着祭海与当初的行军路线进行小祭,要搜刮补充至高的力量

    同时间,远在地球附近轮回路的王腾亦是生出了感应

    祭海内早已布满了祂的圣祭符文,厄土高原内一旦有生灵走出自然就会触动,被祂捕捉

    “沉睡了三位始祖,余要以小祭来压缩岁月,补充至高;倒是好想法,便让我来助一臂之力吧。”

    磨灭存在感与念想的磨盘间,王腾一掌穿透大千,将那破碎的祭坛置入了祭海中,等待着黑白两位主祭者的“发现”

    而后祂便绽放熊熊光焰,将碾压而来的符文悉数吞没,源源不断的转化吞噬

    这磨盘察觉到了祂身上浓郁的始祖物质气息,那是时光炉内的残留,故而引动了莫名的变化,将祂认做了不详物质,要碾碎掉

    “收!”王腾动用祭道之力,强势镇压,直接击碎了无处不在的符文海

    祂抬手一抓,竟是将整个磨盘生生抓起,自古老城池中拿了出来

    这一幕瞬间引得整条轮回路崩塌,彻底破灭,连带着古老城池亦是坠出,沿着莫名的轨迹落到了地球上,形成一处秘地

    嗡!

    到了手中,磨盘淡淡的灵性也不曾屈服,依然在试图扭转磨灭着,但伴随着时光的发光,它像是反应了过来,不再抵抗,释放出莫名的金色符文

    “曾经与铜棺之主有关的器物皆是集齐了,希望能有所作用,否则打开高原的枷锁实在是麻烦。”

    祂微微感慨了一声,便将这里的残局收拾,来到了上苍之上

    此时,荒映照上苍路尽者已经有一段时日了,逐渐有了复苏的迹象

    王腾将所得简略与祂讲述了一番后,两人一致决定将时光炉与收集的三件器物一同交予黑白两位主祭者,一人持有两件器物

    时光炉与磨盘配合,焚烧与磨灭;万劫轮回莲与石琴配合,压制与净化;仅凭一者未必能够抵御原初物质侵蚀,两者合力方才有一线可能。

    相对于对抗毁灭原初物质而言,在原初物质的侵蚀下庇护本性灵光就显得难度不是那么大了

    当然内里自然留下了后手,能够保证在意外发生时稳稳回归入祂们手中,在黑白两位主祭者中的本性灵光内亦是种下了种子

    一旦变化不可逆,这些器物也无法保证祂们在原初物质侵蚀下保持清醒的话就选择自爆,再不济也要毁了始祖们的棺柩,探查高原。

    “上苍余下三帝归来,也是不小的助力,我有预感,在未来某些支流中,某种力量的促进下诡异至高可能并不如始祖那般会被十的数量所限制。”

    王腾缓缓展现出了自己看到的未来,虽然有些扭曲,会受到同为祭道者的六大始祖干扰,但也证明了一种可能性

    “可惜排除诡异族群的手段外,通往祭道的路只能靠自己,纵使是柳神也尚在积累。”荒颔首,通往祭道的路很艰难,需要机遇与契机

    在柳神之下,王腾倒是颇为看好叶、狠人与无始三人,祂们同样惊艳古史,或许能够在找寻到契机

    唰!

    紧跟着,又一轮光耀古史源头之前的神阳璀璨升起,加入了映照上苍仙帝的行列

    两位祭道者,两位仙帝合力,霎时间便加快了进度,原本模糊的形体逐渐凝实,有曾经留下过的烙印自上苍残墟的四面八方飞来,融入身影中

    目前,在经历了诡异至高的扫荡后,上苍能被映照回来的,也只有三位仙帝了

    “道友们能够归来,不知姐姐何时能够归来,昔年祂冲向高原,展开了无人知晓的大战,再现时便已凋零了。”洛帝念头起伏,看到王腾的背影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的姐姐花粉帝

    当初光耀上苍古史第一人,却无声无息的黯然落幕

    也许,在天帝与道主的相助下,未来花粉帝也有着归来的可能···

    诸天壮大,上苍映照,厄土修生养息,原本波涛云起的大千诸世都陷入了平静岁月,不再有烽火狼烟

    但在这平静之下,却同样暗流汹涌

    一段岁月后,祭海中

    原本沿着道路前行,收纳着先前古界残余进行小祭的黑白两位主祭者驻足

    因为跌宕的波涛中,赫然夹杂着着血色祭坛的碎片,内里有着四道“极度衰弱”的残余魂光

    “是当初被余波打灭在诸天中的四位主祭者?”黑色主祭者显得有些‘惊诧’,快速上前截住了祭海波涛

    果不其然,那四道气息已经到了磨灭的边缘,似乎下一秒就要永寂了一般

    白色主祭者亦是上前,将血色祭坛的碎片收起

    就在这一刻,有隐晦的波动散发,顺着四位至高残存的魂光与血色祭坛涌入两位主祭者体内

    嗡嗡!

    在外人无法察觉的角度中,时光炉与石磨盘出现在了白色主祭者的本性灵光中,直接将之吞没包裹了进去,沉浮在魂光最深处

    火光艳艳,金纹重重,两股极度强大主动的力量险些在一瞬间将白主祭焚灭,碾碎成渣子,祂体内的始祖物质可根本无法对抗这两者

    源头就是死在其中,更别说残留的物质了

    而黑色主祭者的本性灵光则被万劫轮回莲吸纳,沉沦入莲叶中,经历着一部部古史,一次次纪元的轮回洗礼,保证清明

    旋即这万劫轮回莲便落到了石琴上,莲叶波动琴弦,奏响阵阵温润琴音,让祂的魂光都活泼了起来

    “两件器,看来原初物质的力量极度强大,不得不以古器合力。”两位主祭者皆是生出了感触

    这还仅仅是保持本性灵光在原初物质侵蚀下的清醒,而不是焚灭对抗原初物质,可见其强大与难缠,难怪能造就出十大始祖这样的怪物

    而外界,时光不变,祂们像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将血色祭坛碎片与四道残余魂光收起

    就连始祖留在祂们身上的那层充当耳目的庇护之力也不曾觉察,发现不妥

    当然,这也有王腾与荒在震慑,让祂们不敢频繁将目光投向诸天与祭海的原因,双方都不愿谋划暴露,这才有了可趁之机

    另一边,顶级至高与银纹主祭者则兢兢业业的收集着力量,进度很快

    在谋划达成后,黑白两位主祭也没有妄动,而是继续前行,一路来到了祭海边缘,远远的收集着当初诸天之外的残骸与力量,化作小祭的养分

    就这般的默契平衡中,又过去了一段岁月,距离大战结束已经足有万载

    上苍之上,一位路尽者的形体已经清晰了,正在逐渐归来,踏足世间

    祂的意念已经与众人接触,知晓了战败以来的种种变化,也不由一声叹息“厄土族群的深处,竟然还有始祖这样的力量,昔年花粉帝一去不复返,原来是遭受了那样的袭击。”

    “而今不会再有那样的惨剧了,诸天两位祭道者横击厄土,永寂了整整四位始祖,逼得祂们撤退,不得不修生养息,这才有了道友们归来的机会。”三器主人勐海开口,一扫当初的疲惫

    上苍路尽苦笑,如今的局势,纵使祂们归来上苍也将不复存在,彻底成为历史了

    未来,或许只有诸天阵营的上苍一脉存在了

    但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若是没有两位诸天的祭道者相助,祂们早就彻底永寂了,哪里还有归来的机会

    基本的是非恩怨祂们自然不会不知晓,自当遵从,归入诸天

    与此同时,四位主祭者也终于完成了小祭的收集,汇合到了一处,开启了联通向厄土高原的通道

    “恭喜道友了,路尽待升华,今朝便可一跃功成。”黑色主祭者微笑,看向了顶级至高

    对方亦是包含喜意的回应道“哪里哪里,只是漫长岁月来的水磨功夫罢了,三位道友亦将踏足祖境,不必分什么先后。”

    银纹主祭者与白主祭亦是环绕而来,在交谈声中一张阴影巨口将四位至高吞没,带回了厄土

    唰!

    刚一踏足高原,便有一股隐晦的力量呼啸而过,自位主祭者身上一一盘桓,直到确认没有异常后方才消失

    不论是四位主祭者残魂还是四件古器,原本就是诞生在高原中的,自然不是外物,不会被高原之力排斥,故而成功进入,并不曾被排斥在外

    深处,感应到了外出四位至高的归来,盘坐古棺上的三位始祖自俯瞰的未来时空中抽离目光,再次望向厄土

    “没有被发觉,看来荒与腾也在暗中准备着什么,我隐隐感受到了上苍早已寂灭的古史再度接续,有存在自冥冥中归来。”

    “呵呵,上苍路尽,当初后辈们能将祂们击杀,这次也不会例外。”

    “各有准备才会形成平静的默契,永远都不要小看对手,到了这次层次,种种准备与手段都是超乎想象的。”

    三位始祖接连开口,亦是在暗中观察着异动,始终都不曾大意过

    祂们也知晓,诸天的两位祭道者不是善茬,总有准备的

    “将祂们唤来吧,一人融合天戈始祖的原初物质;另外三人现与相应的原初物质交融一番,提前适应,这样也能加快些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