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八百七十七章 石琴,万劫轮回莲(4K6)

第八百七十七章 石琴,万劫轮回莲(4K6)

 热门推荐:
    “冥冥中,有股力量在窥探,竟然越过了我们的存在,触及到了高原的过往?”

    “我能够感受到,另一捧祭道之火在熊熊燃烧,蓬勃而璀璨。”

    “是‘腾’,祂的火光最具侵略与贪婪,显然是祂窥探到了高原的过往,竟能越过我等六位祭道的存在,是借助了某种古器,还是某种力量?”

    “高原都能诞生意识,祂找寻到与铜棺之主有联系的事物我已经不会奇怪了,可惜纵使如此祂也没能改变什么,只是看到了高原的过往。”

    厄土最深处,高原的尽头,光线昏暗,六口古棺内沉眠的身影都同时睁开眼,整片祖地轻颤,外面诸多黑暗宇宙轰鸣,大千星空更是在龟裂,破灭无穷。

    方才,一股同样燃烧在祭道领域的璀璨火光将祂们惊醒,因为那光焰竟是在古史源头之前熊熊燃烧,不但触及了祂们的过往,更是触及更久远的高原过往

    那是祂们的前身还不曾到来高原的神秘岁月,很有可能便是属于铜棺之主的存在节点!

    “时空,对于我等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未来一切倒映心头,但当涉及到同等的祭道者时,一切便扭曲了,会被遮蔽影响,引导向错误。”有始祖低语,认为可能是‘腾’扭曲了祂们的轨迹

    造成了错误的引导与猜想,这唯有祭道者方才能够做到,在这样可怕的更迭之下,纵使仙帝也只能保持自己的原初与最终之点,以及关乎己身存在的重要历史进程不会改变

    “那便自古史源头之前追溯,推演出祂究竟做了什么,‘腾’与‘荒’两人的变数太大,不可不在意。”

    紫霞始祖很谨慎,要再度联手推演一番异变的源头,先前莫名的祭祀感让祂有些警惕,认为很有可能是‘腾’在籍此做些什么

    余下四位始祖没有否定,祂们只担心变数,因为涉及到了真正的祭道者,这将很难预测,甚至不一定就准确了,或许会在未来突然爆发,将祂们拉进大劫中。

    “联手推演。”高原意识再度沉寂,始祖们也没有唤醒一个凌驾在己身之上存在的想法,便不再拖沓

    六口古棺,六道厉鬼般的身影盘坐连接成环,像是一条首尾互联的古蛇,身躯超然时空概念之上,向着古史源头迁越而去

    轰隆!恍惚之中,大千众生有感,冥冥中的光影更迭,似乎分裂出了无数的可能,多出了无数个不同的自己,像是沿着一个又一个可能性走下去的未来

    仙王级数的生灵有了模糊的感应,看向了时空长河的上游,但不得见

    准仙帝感受到了长河节点与烙印的分裂,看到了一幕幕多出的可能性,在印证,在收束

    而仙帝则感触颇深,祂们的目光直接越过了一部部古史,拨开了一重重纪元,看向了古史源头

    祂们见到了六口难以言喻的古棺冲出,飞过了古史源头,出现在了更遥远,不可计量的岁月节点中

    同时,祂们并未受到可能性分裂的影响,永恒唯一,自在不坠,早已摆脱了时空的桎梏,足以淡然的俯瞰着未来变化

    哧!

    上苍之上,盘坐三世铜棺上的荒直接看向古史源头之前,手中仙剑劈出,无量剑光撕裂种种概念,超脱大千之上,刹那断开古史源头,自那之后的一切古史一切纪元都不再受影响

    众生复位,种种可能性消弭,重归唯一

    “躲在高原深处追溯,以为能瞒过我等吗!”祂又一指身前的古老雷池,登时便有最初与终焉的两道雷霆炸响,蕴含着开辟与终结,直接扫荡向了那六口古棺

    紧跟着,同样有一束拳光在古史源头之前的节点绽放,带动无边光焰轰击在六口古棺之上,伴着沉闷的声响,有事物自节点中横飞了出去,坠入虚无中

    咚!

    高原深处,六口古棺再现,像是不曾离开过,但棺柩上却是莫名多出了剑痕与灼烧印记

    六位始祖显得有些狼狈,收获相较结果而言有些不值当

    “先前那股感应,的确是‘腾’在献祭我等的力量,很可能想借着联系暗算;这世间,能让祭道者出手献祭的事物只剩下一个,显然祂也找到了那个人的残痕。”

    通体被幽蓝物质环绕的始祖低沉出声,除了祂们之外,诸天的祭道者竟然也找寻到了铜棺之主的残痕

    照目前的所得来看,多半是‘腾’献祭了始祖们的本源之力,复苏了一丝那个人的残痕,从而见到了过往真相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祂也没有改变什么,知晓了又能如何?高原依旧在,祂还是无法进入,主动权始终在我等手中。”另一位始祖轻笑,之前的高原便无法进入

    而今知晓了高原意识的存在,祂们自然更加放心,就是荒与腾在古关外打的再凶也没用

    祂们大不了不出去,反正不会有损失,只需等到十位始祖与损失的至高补全即可,到时候又是巅峰

    而这段岁月里,让诸天诞生一位祭道者是不可能的,连出现仙帝都勉强

    原初物质,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强大。

    曾经,在与诸天两位祭道者交手时,祂们在模糊的岁月河流中窥见过倒影,竟有始祖死去,彻底枯竭,真正的消亡。

    这在当时被认为是荒与腾引导的错误未来,要撕裂祂们的无敌信念与心境

    但事实证明,那是真的,的确有四位始祖永寂;故而现在的六位始祖很谨慎,甚至不愿走出高原

    按照高原意识的说法,那两人很有可能有着永寂祂们剩下六人的手段,不得不提防。

    与此同时,祭海深处的祭坛上

    王腾双眸睁开,自时光炉跃动的火星间复苏,掌指间三道虚影沉浮,正与祭海之外的角落呼应,指引着存在

    而祭坛尽头处,那模糊的身影刹那就解体了,所有痕迹尽消退,从世间破灭,无法存在下去,一切归于虚无。

    “唉···”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回响,似乎昭示着祂曾存在过

    “莲花,石琴,石磨盘;前两者的方位似乎在同一处?”王腾目光洞穿无穷大千,直接落向了三处方位

    莫名察觉,莲花与石琴似乎在同一处地界,且还是最熟悉的古轮回路中

    祂没有停留,一念起,万界折叠,轮回路与祭坛两处基点靠拢重合,中间的大千诸天压缩成了一条线

    一步跨出,便自祭坛出现在了古轮回路中

    同时间,一幕幕画面顺着圣祭符文的联系传递而出,倒映在了荒的脑海中

    祂同样也知晓了高原的起源,以及铜棺之主的过往,虽然王腾勾勒的画面因为莫名的伟力显得极其模糊,但大体还是能够明白

    “还有这样的来历,那口石琴很不凡,铜棺之主在出现异变后抚琴的频率很高,在籍此压制着什么,内里当有净化的力量。”荒注意到了石琴

    画面中的铜棺之主每一次抚琴时神色都平静了下来,那股异变感也有所停滞改变,说明祂也在对抗着异变,只是最后自祭的太多,终究无法逆转。

    另一边,永寂的黑暗中,广阔的轮回路时断时续,由一座又一座漂浮的残破大陆组成。

    王腾降临在了中央之地,来到了一片殿宇前,这里似乎遭受过某种毁灭性的打击,显得残破不堪,近乎废墟,只有几座建筑物较为完整

    而在残破殿宇间有一个又一个深坑,如同黑洞般,将这片废墟割裂开来,形成数片绝地。

    “联通向诸天万界的坑洞。”王腾靠近,周遭有亿万的生灵在哀嚎,哭泣,从那些深坑中呈现

    这种黑洞,这样的深坑,连着一个又一个大世界,是在收集尸体与灵魂

    祂一步迈过,散落的火光点燃所有,度化一切亡魂与罪孽,悉数化为了养分,唯有纯净的魂光流淌而出,融入诸天万界,凝聚着全新的生机

    深入殿宇中,这里很开阔,也很复杂,不像外面看到的那般只是个建筑物,内部广袤,如同一个小世界。

    空空荡荡的殿宇中,唯有祂的脚步声响起,在死气沉沉的罪恶之地显得如此的突兀,越显幽冷与森然。

    在此地,唯一引动祂目光的也只有一口开凿在殿宇中央的池子,在其中有某种神秘植物的根须留存,微微摇曳着

    “这根须,有那朵莲花的气息。”王腾抬手抓去,要顺着根须将那朵莲花取出

    唰!

    突然,似乎是感受到危险降临,一道微弱的颤音传来,可怕的光束从那池中弹出,宛若宇宙星海决堤,淹没一个个大世界,倒灌轮回路,向着大手冲击而来

    嗡嗡!

    一瞬间,石罐居然都有了反应,发出莹莹光华,这很少见,能让它产生变化的外力与器物等绝对无比逆天。

    大手不受影响,依旧抓落,那弹出的光束被层层压下,化作漫天霞光环绕着掌指间,灿灿烁目,熠熠生辉,相当的神圣。

    此刻,在大手的压迫下,种种神异显露真面目,那所谓的光束不是真正的光,而是符文,一组又一组,排列在池外,宛若天书

    “石琴?这两者果然在一起。”

    王腾目中火光一闪,驱散了冥冥中遮掩的迷雾,在池底,那神秘根须下竟有一张古琴,完全石质化,甚至连其琴弦看起来都是石质的,正是高原院落中铜棺之主拂动的器!

    方才的颤音,是它自主拨出

    铮!

    然而,在祂的压迫下,那池底的古琴发出再度发出了一声微弱颤音,竟影响到了整片古地,要崩断轮回路。

    琴音席卷如惊涛骇浪,要灭掉大千世界!

    轰!

    虚空瓦解,混沌汹涌澎湃,似在开天辟地!

    斑斓霞光绽放,石琴最微弱颤音竟可以滔天而起,击断轮回、改天换地、影响大千世界

    王腾大手镇压,凝固这无边伟力,作为铜棺之主曾御使过的器,纵使只是本能回应,所蕴藏的神能也不可想象

    轰隆!霎时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里的虚空炸开,割裂大千世界边缘,撕裂无边宇宙海,一道光冲出诸天之外,竟是将世外之地都贯通了!

    破碎的空洞间有漆黑的虚无呈现,像是有无边的深渊吞噬而来,这片地带被剖开,黑暗笼罩一切,覆盖轮回。

    王腾巍然不动,一切变化在靠近祂时便自主绕开,不敢衍生,此地像是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各自运转

    紧接着,那条裹着石琴的根须抽动,化作一条庞然大物露出,横贯虚空,挤压走黑暗,自这破落之地冲向世外,宛如梦幻泡影般自王腾大手间穿透而过。

    它的本体太粗大了,像是跨越诸天,从那诸世外蔓延而至,连通此地。

    原本的根须只是末梢一角,直到这一刻,天塌地陷,轮回断,它才露出真容,其本体竟大到无边,源自诸世外。

    王腾迈步而上,跨越无边的大千世界,离开了诸天,同样降临诸世外

    这里是一片与祭海截然不同的隐秘之地,无法察觉,古老的难以想象

    在挥舞的根须四周,有无穷无尽的黑暗笼罩,若隐若无的哭泣与厉鬼般的嚎叫声竟从极其遥远的地带传出

    更远处,碗口大的黄金花蕾极为璀璨,带着烈焰,花瓣间流光溢彩,芬芳扑鼻,更有异树碧霞荡漾,点缀花草中。

    几座矮山,虽然不巍峨,更谈不上雄浑,但却有阵阵仙气蒸腾,颇为出尘超然世间,山下有神泉汩汩涌动。

    但这些都算不上什么,真正引人注目的,是屹立在中央的一株仙莲,很粗大,也很圣洁,方才的触须便是它的末梢,比参天巨树还要壮阔。

    它耸入虚无中中,矗立在世外之地

    仙莲的叶片很大,最小的都有数亩地大小,且颜色各不相同,有的鲜红如血,有的漆黑如墨,有的灰暗无光,有的银白如电;像是不同的纪元不同的古史浇灌孕育

    在巨莲扎根的湖泊畔,有浮土,有残破瓦砾,有巨型石块等

    在王腾看来,这里的布局与当初铜棺之主的居所很相似,很可能便是裹挟着池水的那一角,崩裂后遗失在诸世外

    而令祂意外的是,在池畔竟还有留下的痕迹,一块石头上有符文流淌,不知是哪一纪元留下的亦或天地自发形成烙印。

    不过,大道相通,它蕴含着至理,其纹络交织,可传递跨越时代文明的信息。

    【一叶一纪元!】

    一叶一纪元,这是在描述着眼前仙莲的威能,在莲叶摇动时,如同婆娑世界在起伏,在共振。

    这轻柔的一幕却伟力不可想象,恍若要摇碎诸天万道,要晃落下来上苍,隐约间可见,轮回路模糊浮现,如同蛛网般密密麻麻,这种异常景象极其可怖

    “万劫轮回莲!”王腾轻抚莲叶,这正是铜棺之主种养在湖泊中的莲花,在高原异变后流落世外之地

    触及这仙莲,一股源自其本质的概念与祂接通,那是天地,那是时光,那是轮回,那是大世变迁,是亘古不变的更迭,不断交替演绎的规则变化。

    道的初生与没落,万物消长,诸世腐朽了又复苏,世界本质的阐释,一切都不过是个轮回。

    而后,原本停留在王腾体内的石罐发光,在颤动,令得万劫轮回莲唰唰摇动,逐渐贴近,开始晃动起来

    一根巨大的触须扬起,缠住了一张石琴,缓缓递到了祂的身前

    石罐莹莹发光,似乎得到了石琴与轮回莲的承认,让莲根末梢徐徐张开,石琴落入了王腾手中

    紧跟着,整朵万劫轮回莲也迅速缩小,恢复了最初高原院落中所见到的模样,悬浮在王腾掌中

    当触及石琴时,有淡淡悦耳之音自发响起,旋即点点光晕扩散,像是柔和的烛光,荡漾向四面八方。

    自身被那光晕覆盖过后,王腾轻咦,臻至祭道领域的身躯竟然也生出了无比通泰舒畅之感。

    这很了不得,果然如荒推断的那般,此物曾被铜棺之主轻抚来压制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