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谍战1929 > 第一百七十章 斧头帮内

第一百七十章 斧头帮内

 热门推荐:
    如果把上海滩的商会世界比作江湖武林,那冯氏商会就是其中的武林盟主。

    除了斧头帮和顾氏商会,其他所有商会明面上都需要给冯氏商会面子。

    不给,那就打你!

    陈乐道本以为祥叔这次过来,是代表冯敬尧来警告自己不要乱搞事情的。

    但陈乐道想错了,祥叔根本没有传达冯敬尧的什么话。

    非要说,那就是提醒陈乐道这段时间要注意防备斧头帮,别被人套了麻袋。

    祥叔这次过来,更像是他自己来找陈乐道。而非来传达冯敬尧的话。

    这和祥叔以往作风不太符合。

    难道祥叔看出了我的潜力,打算提前在我身上投资了?

    陈乐道心中冒出这个想法来,并逐渐对这个想法不合理之处进行脑补完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

    陈乐道可不记得祥叔有这样对待过许文强。强哥就是一妥妥的悲剧男。

    摇了摇头,将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甩出脑袋。

    送走祥叔后,陈乐道监督陈小君继续练字。

    看着陈小君略显青涩的模样和竹竿似的身段,陈乐道心中有些不忿。

    祥叔也太小看自己了,自己像是那种吃窝边草,饥不择食的兔子吗?!

    “想什么呢,好好练字!你看你这字,比鸡爪子踩出来的还难看!”

    见陈小君走神,陈乐道一个巴掌送到了她脑瓜子上。

    ......

    巡捕房巡长办公室,陈乐道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报纸,津津有味地看着。

    民国不愧是文学大家们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时代。这些笔杆子们写出的文字,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就让人沉醉进去。

    当然,此刻陈乐道脸上的笑容不是因为这些语言文字的优美或其文学意义,存粹只是因为陈乐道看嗨了。

    这时代的文人多数还是有些风骨的,好事坏事,无论当政的喜欢不喜欢,他们都敢报道。

    今天的报纸也是这般。

    陈乐道先后看了几份报纸,知道了诸多的新闻。

    比如警察局在黄浦江里捞起来的几具无名浮尸无人认领,再没人去领尸体,警察局就要将其付之一炬了。

    比如日本浪人当街调戏女学生暴打其未婚夫,被路人英雄打断四肢躺地惨叫。警察局发布通缉令,誓要逮捕殴打国际友人的暴徒。

    再比如西洋鬼子开枪打死拒不卖其古董文物的古董店老板,调查该案的某警察局局长痛批古董店老板守着老旧思想不思变通,严重违反商人职业道德,在国际友人面前丢了大国形象。

    当然这些新闻陈乐道也就看个乐呵,不过是为了紧跟时事。

    真正让陈乐道看得高兴的还是另一个新闻

    “霞飞路捕房巡长陈乐道带领六十位巡捕勇闯赌场,抓获持枪犯罪分子二十七名,当街销毁从赌场搜出来的大烟。

    陈乐道巡长极大程度维护了上海滩的治安环境和市民的人身安全。为上海滩的公共安全建设做出巨大贡献。

    ......”

    陈乐道带领巡捕查封黑山赌场的事上了新闻,邓程文这个秘书这次干得不错,不仅找来了靠谱的记者,还学会了买热搜搞流量的手段。

    陈乐道在警务系统内有法布尔罩着,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但再想往上爬,那也是需要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功劳的。

    今天这新闻,可不就是他陈巡长上任巡长这段时间,交出来的最好答卷吗!

    那些曾经用陈乐道年纪、资历来说事的人,这下都没了反对法布尔的理由。

    法租界警务系统如今确实是法布尔的一言堂,但这并不代表暗地里就没有反对的声音。

    法布尔这个带着整顿警务处使命而上任的警务总监,总不可能没几个看他不爽的对手。

    前段时间陈乐道大肆开除霞飞路捕房巡捕,捕房人手不够,以致窃贼罪犯横行,导致短时间内霞飞路捕房管辖区域内犯罪案件增加。

    霞飞区是租界最繁华的区域之一,多的是外国商人。

    窃贼等罪犯的横行自然影响到他们的利益,这些人不可能是傻子哑巴,自然会去找人反应抗议以示不满。

    陈乐道没感觉到什么外部压力,那是因为法布尔将压力都扛在了自己肩膀上。

    什么事都是不能以偏概全的。法布尔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外国人,但不可否认,这人还不错,而且也是个好上司。

    看完整篇都在夸赞自己的文章,陈乐道嘴角笑意渐浓。

    忽然面前桌上一声轻响,咖啡的浓郁的香味渐渐飘入口鼻。

    陈小君伸长脖子探过脑袋,瞪着双大眼睛想瞧瞧报纸上写了什么。

    她注意到了老板嘴角的浓郁笑容。

    “啪!”

    陈乐道瞬间收敛笑容,折叠气报纸在她脑袋上拍了下。

    “干什么呢,没大没小!早上的字练完了吗?!”陈乐道说。

    陈小君悻悻地收回脑袋。

    因为陈乐道对她态度的温和,她也没有了以前那么拘束。

    放下报纸,搁在陈小君小短手够不到的位置,陈乐道端起咖啡吹了吹,没喝,又放下。

    “我说过的,要跟着我来捕房,你早上就得端正地写好十篇字。写完了吗?”陈乐道看着陈小君。

    陈小君满脑子懊悔。

    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就不该让老板注意到自己。

    “我这就去写!”她迅速转身。

    陈小君知道,争辩无用,抗议无效,那样老板只会让自己写二十篇字。

    陈小君背对着陈乐道,咬着嘴唇,甚至想跺跺脚。

    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这些女孩才有的技能。

    陈小君离开,陈乐道嘴角收敛起的笑容一不小心又露了出来。

    “叮铃铃~~~”桌上电话突然想起。

    “喂!”

    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陈乐道神色正经了些,总监法布尔来的电话。

    一通交流后,陈乐道脸上很快再次露出笑容。

    听到上级的夸赞,谁又会不高兴呢?更别说目前法布尔还是陈乐道能抱的最粗的大腿。

    “总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您放心,捕房在经过整顿后,现在已经走上正轨,如今我手下的巡捕都是合格的巡捕......”

    “升职?是是是,我一定会努力的....”

    “是是是,我会严格要求他们,再接再厉......”

    陈乐道谦虚地挂断自己老大的电话,脸上笑容更加灿烂。

    果然,当老大很爽。

    当老大的同时上面要是还有个能罩着自己的老大,那就更爽!

    端起咖啡吹了吹,轻抿一口,有点烫,但却暖心又暖胃。

    捕房的巡捕都在忙碌,陈乐道中间又接到了铁林打来的电话。

    这小子语气中有掩饰不了的喜悦。

    原来是丁力交给铁林的二十八具尸体,里面每个人都是犯过事的,因为人死了,不用担心被报复,麦兰捕房的人很轻松地就查清了那些人的前科。

    总之,每个人都是死得其所。

    铁林来电话就是感谢陈乐道的,因为那批人名义上都是被麦兰捕房收拾的。一下子收拾掉这么多罪犯,铁林自然是功劳不小。

    明明是帮大哥忙,结果没想到还有收获这么大一个意外惊喜。

    电话另一边拿着手柄说话的铁林脸都差点没笑烂。

    陈乐道在电话里恭喜了一番,羡慕铁林的躺赢。虽然这躺赢还是自己的人送给他的。

    时间在捕房的忙碌中过得很快,下午,陈乐道拿到了三组递上来的报告。

    黑山商会两个赌场,其中一个赌场的人全被霞飞路捕房带回来关着的。

    二十七个人,捕房三个小组正好每个小组负责九个人。

    因为黑山商会倒台,再加上外面都在传黑山商会得罪了夜未央歌舞厅,连商会老板都被夜未央收拾了。

    没人担心会被报复,三个小组的调查都比较轻松。

    第一个交上来调查报告的是方山。

    老油条有老油条的好处,虽然油滑了点,但有经验,只要认真起来,办事效率不是新人比得上的。

    三组的调查报告很详细,罗列了黑山商会那些人在上海滩的生活历史。

    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每人的履历都很清楚,只是不能保证上面的每一条都是真实的。

    九个人中,有四个人在陈乐道这里被判了死刑,有三个人可以送进监狱里面待几年,等几年后抗战爆发,可以让他们上战场戴罪立功。

    只有两个人还算不错,这两人加入黑山商会不久,有偷鸡摸狗的经历,但没干过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这种人好好收拾教育一顿,给他长长记性,可以饶他一命。

    在三组的内卷压力下,一组和二组也很快交出了自己的报告,都还算不错,一组有一个可以出去,二组也有一个可以出去。

    二十七个人当中,有四个人是可以在捕房接受爱的教育后出去的,有十三个是可以送进监狱的,还有十个则是可以直接押送刑场的。

    霞飞路捕房没有判处犯人死刑的权力,只是就算弄死了人,只要没背景,也没谁来追究。

    陈乐道把几人的名字相貌记下来后,没有滥用私刑,一切按照巡捕房的规章制度办事。

    该送到哪里就送到哪里。

    ......

    “都说说吧,这次夜未央歌舞厅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想的!”

    斧头帮会议室内,林子荣坐在首位。手中夹着手指粗细的雪茄,眯眼看着坐在会议室的众人。

    坐在左边首位的,是斧头帮的首席智囊,林子荣的师爷。被帮众尊称为四爷。

    四爷这称呼来源于师爷,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师爷就被人叫成了四爷。

    四爷穿着一身皂白长袍,手中拿着把折扇把玩着。

    林子荣目光看向他,他却好似没听到林子荣的话一般,只顾把玩着手中折扇,对这会议的内容好似全不关心。

    林子荣看着他那模样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恼怒,然后又化作无奈,目光转向坐在右边首位的人。

    右边首位坐着的是他的大义子,郑虎。

    郑虎,最早跟着林子荣的那批人,因为早年替林子荣挡过一刀,脸上自此留下一条长长的疤痕。

    不过他并不亏,那条疤痕换来的是他现在帮主第一继承人的位置。

    见林子荣目光看过来,郑虎想都不像,立马就道:

    “义父,我看没什么好想的,上海滩谁都知道黑山商会和我们斧头帮的关系。

    黑山是我们斧头帮的兄弟,夜未央敢对他对手,这是没把您,没把我么斧头帮放在眼里。我们肯定需要给他一个教训!”

    坐在这会议室的,除了几个林子荣的义子,其他的全都是斧头帮的高层。

    几个高层你看我我看你,全都紧紧闭着嘴巴不说话。帮主不发表意见,他们就闭紧嘴巴。

    倒是其他的几个义子,都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有同意郑虎观点的,也有有不同意见的。

    几人说着说着就开始争论起来,很快一个原本气氛凝重的会议室就变成了街头菜市场。

    会议室呈现出有趣的一幕。

    帮主阴沉着脸,四爷超然物外,高层全都闭着嘴巴作冥思苦想模样,似乎正在想主意。

    只有几个义子,你一言我一语,在那里争得脸红脖子粗。

    “够了!”

    林子荣大喝一声,燃了一半的雪茄烟灰被他碰掉在地上,变得不再那么完美。

    他瞪着众人,即使这么大的声音,也没能把四爷从他从把玩折扇的世界中惊醒过来。

    林子荣索性不再看他。

    “让你们来这里是讨论如何解决这事,不是让你这吵给我听的。要吵给我滚出去吵!”

    林子荣虽然已经六十,整个人膀大腰圆的,但双眼一瞪,仍旧是不怒自威。这个从上海滩街头拼杀出来的老大虽然老了,但余威犹在。

    几个义子顿时变成了受惊的鹌鹑,全都蜷缩在自己座位上,老老实实听着干老子的教导。

    郑虎这个老大虽然长得高大,且一幅凶悍相,但面对怒起来的干老子同样也是老老实实的坐着。

    他是最早就跟着老爷子的,因此也更加清楚这老爷子的厉害。

    虽然老爷子如今不怎么管事,大多数事情都是交给他们这些人在做,自己平日只顾着享乐。

    但要是这样就觉得自己行了,敢跟老爷子对着干了,那老爷子只会用血琳琳的事实来来告诉一个真相

    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