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五胡烽烟 > 0442 起标题困难户

0442 起标题困难户

 热门推荐:
    郗超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见文易如此轻易就放过慕容暐等人,而没有加以嘲笑戏弄之类的。

    他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同样作为失败者,他难免会代入慕容暐等人的角色中去。唐国要是戏弄慕容暐,将来也很可能会如此对待他们。

    没有人希望自己碰到这样的遭遇。

    等他见到文易把乙璋、傅颜和慕容令三人押送往燕军大营,心中一动,连忙过来提出告辞。

    文易也没有挽留,只是拿出一封厚厚的信道:“把这封信交给桓将军,就说我期待和他的会面。”

    郗超接过信,道:“是,我会把今日所见所闻告知郡公。”

    等他离开,文易就拉着卢壑询问辽东的情况。

    卢壑应该是早有准备,一五一十的做了汇报:“……拿下龙城之后大将军怕高句丽和百济有异动,就出兵拿下辽东郡,震慑两国。”

    “后又出兵拿下辽西郡全境,现在辽东辽西已经尽皆落入我们手中。”

    “只是那边胡人数量众多情况比较复杂,大将军没有再行扩张,而是转为打击匪徒安定地方。”

    文易连连点头,道:“武将军不愧是老将,做事就是沉稳。”

    “决定天下归属的核心在于中原而不是辽东,他那边只要守好国门就可以了,不需要攻城略地。”

    至于功勋,一战破龙城擒获燕国君臣,这份功劳足够他们分的了。

    卢壑忽然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人才小声道:

    “陛下,燕国的清河公主年方十三,生的花容月貌堪为人间绝色……要不让她来侍奉您。”

    文易眉头一挑,露出好奇的表情,道:“哦,真的有这么好看?来给我仔细说说。”

    卢壑连忙靠近他身边,正准备说话,却见文易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混账东西,我打不死你。”

    “哎呀陛下饶命,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卢壑一边跑一边求饶。

    文易脸色铁青,道:“十三岁,唐国婚姻法上白纸黑字写的是什么东西你不记得了是吧?”

    卢壑连忙道:“记得记得,女子及笄方可成婚,欺辱未及笄女子者斩。”

    文易道:“知法犯法,真以为律法治不了你们是不是?说,这个主意是谁出的。”

    卢壑眼神闪烁,道:“没,是我自己想要带兵打仗,所以才想出这样的馊主意。陛下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文易知道自己追问不出结果来,叹道:“追求特权果然是人类的本性。”

    “你是我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虽然不是我的孩子,但我一直视你为子侄一般。”

    “这次我可以出于私情装糊涂,假装事情没有发生过。但有些话还是要告诉你,希望你能记住。”

    卢壑眼神里闪过感动以及愧疚等情绪,低着头道:“是,我一定记在心里。”

    文易道:“我不和你说什么公平公正之类的大道理,单纯站在利益的角度和你说这件事情。”

    “你将来是要封国的,从利益角度来说,你也是既得利益者。在你自己的国度里,你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你要做的是治理好自己的封国,让封国传承下去,不说千秋万代至少也要努力让它传承几百年。”

    “如何治理国家?如何让国家传承下去?靠的是什么?是律法是规矩。”

    “但是下面会有很多人蛊惑你诱导你,让你去违法自己制定的法律。”

    “你这个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规矩的制定者都带头践踏法律,那么法律总有一天会变得形同虚设。”

    “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无视法律肆意侵吞国家的利益,用不了多久你的国家就会变成他们的。”

    “你总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国家,被一群囊虫给吞噬了吧?”

    想到自己的封国灭亡的情景,卢壑忍不住浑身发寒,道:“陛下,我知道错了,是王……”

    文易打断他的话,道:“不用和我说是谁蛊惑你这么做的,并不重要。”

    “十个官吏有九个想把我们拖下水,如果把他们都处理了,这个天下靠谁来治理?”

    “真正的主因在我们自身,只有我们自己经受住诱惑,下面的人才会老老实实不敢越雷池一步。”

    “如果有人敢越雷池,自然会有法度来收拾他们,你明白了吗?”

    卢壑道:“是,我明白了。治理国家真难啊,我都不想要封国了。”

    文易道:“不怪你,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我们的出身太低,受到的教育不够,眼界不够宽阔。”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出身的差距可以靠后天的教育来弥补。”

    “等天下一统,我会建立一座专门的学校,把所有的封国子弟都召集到一起,教他们治理国家的本领。”

    “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反正我们还年轻,就不信学不会。”

    卢壑高兴的道:“太好了,到时候我第一个入学。”

    文易笑道:“你要为国征战,恐怕没时间去治理封国,让你儿子去学吧。”

    说起征战,卢壑又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文易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怎么,怪我不给你仗打?”

    卢壑小心翼翼的道:“看到别人打仗实在心痒痒的很,所以才会受了那些人的蛊惑。要不下一仗让我上前线?哪怕是当个炮兵都行。”

    文易无奈摇摇头训斥道:“连这点寂寞都按捺不住,将来如何统帅大军?”

    “你以为武将军为什么派你押送慕容暐他们?就是你上蹿下跳他不好管,又不好得罪你,才把你打发过来。”

    “有才的人往往性格不够沉稳,这是你、包括林兴烛、巫梨岳、成绩等人共同的毛病。”

    “林兴烛更过分,把东郡杀的血流成河。还好他杀的都是该死之人,要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卢壑小声嘟囔道:“他姓林的干的事情,和我有啥关系。”

    文易眉毛都竖起来了,提高声音道:“你说什么?”

    卢壑吓的打了个哆嗦,连忙道:“没没没,我说林兴烛太残忍了,怎么能杀那么多人呢。”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抓回去当奴隶多好,这不是败家子吗,回头看我怎么嘲笑他。”

    “……”文易只能假装没听到,说道:

    “统一天下之战你们几个都老老实实的看着,谁也别想统兵作战,我就是要磨磨你们的性子。”

    “如果能让我满意,将来有的是仗让你们打。谁要是不听话给劳资摆脸色,我就让你们去纵北放一辈子马。”

    卢壑连忙道:“不敢不敢,我保证听话。”

    ……

    燕军大营,见到乙璋、傅颜和慕容令三人,即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慕容垂等人也大惊失色。

    连忙追问详细情况,才知道刚开战太后和慕容评就死了,龙城剩下的人选择了投降。

    辽东和辽西已经全失,慕容暐等人,包括他们的家小都在对面的唐军大营里。

    也再次确认了唐国火器的强大,可以从城池的这一头打到另外一头,射程七八里远。

    得知乙璋的所作所为,慕容垂等人都用痛恨的目光看向他。

    唐国都已经把人给抓住了,他们家人的身份根本就隐瞒不住。可那又如何?这也不代表你可以随意出卖。

    更多的是,大家想要找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乙璋就成了最好的靶子。

    “乙璋,我慕容氏可有屈待你的地方?”

    乙璋意识到不妙,惊慌的道:“你……你们想做什么……我是唐国的使者,我代表着唐国,敢动我就不怕唐国报复吗。”

    闻言,慕容德等人都变得迟疑起来。

    慕容垂却毫不在意,冷笑道:“愚蠢,你以为唐国为什么要让你们三个过来?”

    其余人先是一愣,继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乙璋分明是唐国送来的招降诚意啊,当下再无顾忌。

    慕容友恨恨的道:“今天劳资要活剐了你才能泄心头之恨。”

    ……

    郗超带着礼物返回了晋军大营,见到了桓温。

    桓温屏退左右,问道:“如何?”

    郗超叹了口气道:“梁先生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当即一五一十把今日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他。

    桓温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只是点头并未表现出太大的震惊,反而道:“真想亲眼去唐国看一看啊。”

    听到这句话郗超心中一沉,他早就想到以桓温的骄傲不会做阶下囚,如果大军投降十有八九会选择自裁。

    这句话正好印证了他的猜测,否则正常投降他肯定能见到唐国是什么样子的。

    桓温继续问道:“唐帝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郗超迟疑了半天都没有给出回答。

    桓温更好奇了,道:“难道他如此厉害,竟让你无法作出判断?”

    郗超摇摇头道:“不是,他乍看非常普通,如果走在大街上我都不会多看他一眼。”

    “说话又非常霸道,我准备和他谈条件,他只说了一句只接受无条件就把我打发了。”

    “但做事又很大气,任由我参观唐军的情况……也不曾欺辱戏弄燕帝等人……所以我给不出评价。”

    桓温却赞叹道:“不屑于在弱者身上寻找成就感,这才是真正的王者啊。”

    “这也证实了梁贤之前的话,唐国从未把中原各国放在眼里。他们的对手只有自己,他们要做的也是不停的超越自己。”

    郗超苦笑一声,把书信和礼物拿出来道:“这是唐帝送给您的信,这几本书也是他们送与我的,都是梁先生特别提到过的。”

    “还有这些罐头,也是我离开时候他们送给我的,郡公可以品尝一下。”

    桓温笑道:“哦,罐头?快打开我尝尝。”

    郗超道:“先加热一下吧。”帐内就有火盆,他打开盖把罐头放在火盆一边加热。

    桓温则拿起了书信,用手捏了捏发现很厚,他更加好奇。唐帝给自己写这么厚的信做什么?还能是谈心不成。

    打开信封才发现自己想差了,里面并不是信而是一副地图,一副世界地图。

    乍一看到这幅地图他很是疑惑,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见过?

    但等他看到地图中央区域写着燕、晋、秦、凉、代字样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郗超也发现了他的异常,还以为信上写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抬头瞄了一眼,然后眼珠子就再也挪不动了。

    “这是……寰宇全图?”

    桓温回过神来,趴到地图上仔细查看起来。

    中原部分和他的军用地图非常相似,应该说一模一样,而且比他的更加全面。

    包括岭南、辽东、西域那边的地形,也和他收集的地图信息非常相似。

    有了这么多信息为证,他已经相信这幅地图的真实性。

    郗超再次说道:“没想到世界竟然是这副模样。”

    桓温颔首道:“是啊,没想到天下如此之大,我们都是井底之蛙啊。”

    这幅地图上文易给各个大洲都取了新的名字,中原这片大地是中土神州;欧洲那边名为弇(yan)洲,名字来源于山海经。

    澳洲改名为玄洲,来源于庄子;美洲名为商洲,因为华夏文明里有写殷商遗民通过海峡进入此地。

    非洲名为戎洲,来源于左传;南极洲和北极洲的名字没有变。

    除此之外,在地图的空白处还有世界概况介绍。

    “玄洲地广人稀只有约五十万蛮夷……戎洲有皮肤黝黑蛮夷不通教化以部落群居,该洲土地肥沃不耕可收???”

    “商洲之上有千万殷商遗民,然传承久远已经遗忘其祖宗身份……且该洲没有马匹,少金属,以石、骨为器?”

    这些介绍虽然简单,但对于桓温来说却是如此的具有震撼力,一股冲动油然而生,这一刻他心中有无数种想法冒出。

    郗超也惊讶的道:“唐国是怎么知道这些情报的?”

    桓温摇摇头,把那些想法压在心底,说道:“唐国有太多的秘密,正如我们无法想象火器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一样。”

    郗超叹道:“是啊,唐国……和我们不一……”本来他想说和我们不一样,但想了想又改成:“他们走在了我们前面。”

    桓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继续看上面的文字介绍,接下来介绍的就是传说中的天竺、西域以及弇洲的信息。

    并且直言弇洲才是最危险的,如果我们不能提前布局压倒乃至毁灭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会毁灭我们。

    似乎是怕阅读地图的人不相信,文字特别介绍了基教。

    该教把一切归于神灵,不允许祭拜祖宗父母违者处死,凡是不信教者皆是异端,处死。

    弇洲人皆信奉基教,并认为他们是奉上帝旨意统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