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返八零 > 第442章 产业集群

第442章 产业集群

 热门推荐:
    确实是热,但是毕竟里头都是他们的文件,办公室里没人,郭鸣自然不好进去。

    虽然陆怀安信任他,但毕竟瓜田李下,他还是很注意这方面的。

    当下郭鸣自然不会说什么,只是憨憨一笑:“是挺热的。”

    刚好井里放了个西瓜,趁着人多,龚皓叫婶子弄上来切了。

    一口西瓜入肚,从嘴里凉到了心里,浑身毛孔都张开了。

    那叫一个舒坦啊!

    郭鸣脸上也带了些笑意,神情放松了不少:“我去了一趟你家里,婶子说你来了村里,我才找过来的。”

    “嗯,这边有点事情,耽搁了。”陆怀安啃着西瓜,吐了个籽:“什么事?说吧!”

    都这么熟了,那些个开场白就可以省了。

    把嘴里的籽吐掉,郭鸣将西瓜咽下去,才道:“你西区那边的厂房,听说是卖了?”

    “是啊。”陆怀安也没什么好瞒他的,哈哈一笑:“我本来也不想卖来着,但是没办法,他给的钱多啊!”

    厂房留那也是空着,既然人家舍得给钱,他也没必要死犟着不出手。

    郭鸣倒也没有说他卖的不应该的意思,只是摆摆手:“就是感觉,你卖低了点。”

    还卖低了?

    连西瓜都忘了吃了,龚皓瞪大眼睛:“怎么?那边要有大动静?”

    “嗯。”郭鸣呸地吐了籽儿,抬抬下巴:“准备修个桥。”

    修个桥啊,嗐,他们还以为什么大动静呢。

    收回了目光,龚皓继续啃他的瓜。

    陆怀安皱了皱眉,那边没啥地方需要修桥的啊:“修哪?”

    “从东区到西区的,跨江大桥。”郭鸣睨了他一眼,挑眉:“怎么样,后悔不?”

    唔,陆怀安想了想地形,沉吟着:“跨江的桥……那得离港口稍微远一点。”

    最好水流还缓和一点,距离近一点点的地方。

    他可真是一点就通,郭鸣微微颔首:“就姚厂长那厂子下边,估摸着就是那一块了。”

    如果桥架在那个地方的话,那一块的地皮子,立马身价倍增啊!

    龚皓心疼,胃疼,想起其中损失的钱,他浑身都难受了。

    倒是陆怀安没什么感觉,他吃完了西瓜,起身洗了个手回来:“那敢情好。”

    “好什么呀。”郭鸣嗤了一声,撇撇嘴道:“你不该一下全出了的,好歹留点在手里不。”

    嗯?

    陆怀安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顿时笑了起来:“我没全出啊,我只卖了一个厂房给他。”

    就是挨着姚建业他们厂子的那个,其他的全留着呐。

    “哦……那还好。”郭鸣轻吁了口气,以为他全卖了呢。

    他顺便说了一下大概的规划,又问了一下剩下的几个厂子的分布。

    刚好西瓜也都吃完了,陆怀安就摊开地图给他一起看。

    剩下的几个厂呢,交通都挺不方便的。

    基本上,都只有条烂泥巴路。

    “这个没什么太大关系。”郭鸣拿起笔,给他们画了一下大概的大桥位置:“到时可能会从这,啊,这个地方,修条路。”

    这条路呢,肯定不会太窄,为的是将东西两区连起来。

    陆怀安他们如果想的话,可以自己修条小路,从主路连到他们各个厂子就行了。

    “哈。”龚皓瞅着,忍不住摇头笑了:“好家伙,他们得气死。”

    他说的,自然是那些个从东搬到西,瞅着时气不好,又卖厂房跑掉的厂长们。

    确实,这真是没财运啊。

    谁能知道,突然今年就引入外资企业了呢?

    本以为外资企业愿意接盘,已经是最大的红利了,谁能想到,他们还能架桥?

    这修座桥,可不是三五天的事儿。

    陆怀安也想到了这一点,微微皱了皱眉:“这桥,谁出资?”

    “合资,加拨款。”

    这个倒是没得说的,反正不可能全由市里出钱就是了。

    陆怀安哦了一声,手指在桌面顿了顿:“这边……这桥修到东区,这个位置的话,是准备在这里搭上商坪大道吗?”

    他倒是看得挺明白,郭鸣笑了起来,点点头:“没错!”

    这便是目前市里边的规划了。

    西区太穷了,那边连楼房都少有,还大部分都是荒地。

    得搞开发,所以才不让外资企业落地东区,让他们全买西区的厂房和地。

    想建的划地给他们建,不想建的直接买成品。

    而这座大桥,则是外资企业商讨后的补偿。

    总不能让他们太惨嘛!

    陆怀安想了想,还是挺能理解的:“倒也是,这桥要是修好了,确实利好河西。”

    没准,西区还真能发展起来呢!

    这样的话,他那些厂房就更不需要急了。

    刚好郭鸣难得来一趟,他们留着他吃了饭。

    顺便把南坪和商河最近的规划什么的,发展这一方面,也大概地聊了聊。

    “其实还是基础设施不行吧,基础设施投资的匮乏,导致我们许多位置不好的地方无法与铁路及公路系统连接,贸易成本也就大大增加了。”

    比如说商贸城,如果不加修一座桥,就靠着原来那座桥的话,西区想要有长远的经济发展,真的太难了。

    陆怀安深以为然:“其实南坪,真的不具备良好的初始条件。”

    什么都缺。

    “没事,慢慢来嘛!”郭鸣倒还挺乐观,觉得现在南坪的发展其实已经挺快了:“全国都难,大家起步线都差不多。”

    说起这个,郭鸣还有点新想法:“我觉得吧,像你们之前说的那种,产业群,就挺好的。”

    虽然有工厂堆聚的感觉,但是可以让小规模生产者集群迅速发展起来。

    陆怀安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我回头,琢磨琢磨。”

    几个人都喝了点儿酒,最后还是找了新安快运的小伙子,开郭鸣的车把郭鸣给送回去的。

    陆怀安反正孩子都在这边,就没回市里了。

    “明天还有点事。”陆怀安想着崔二他们那个事,摆了摆手:“今天不回了。”

    送走了郭鸣,陆怀安也没急着回去。

    桌上的东西都撤走了,龚皓端了杯茶递给他:“郭鸣不会闲着没事,过来随便说些东西。”

    “嗯。”陆怀安接过来,却没急着喝。

    他沉吟片刻,皱着眉头道:“他是代表张德辉来的。”

    如果是代表萧明志,他就会直说。

    萧明志向来是个直来直往的性子,跟他陆怀安也没什么好绕弯子的。

    他们相处的模式,一直以来都是这般。

    而张德辉不同,他虽然看似粗犷,可心思很细腻,观察力极强。

    “那他这是,怎么个意思?”

    陆怀安手指在杯沿缓缓摩挲,沉声道:“我怀疑,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给我提个醒,让我别把厂房全卖了。”

    毕竟西区这些个厂长,怕担风险,怕吃亏。

    一个个跑的贼快,就怕厂房砸手里。

    价格合适就赶紧甩了,好像这玩意留手里烫手一样。

    可这样,于领导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龚皓感觉自己好像听明白了,哦了一声:“他们不希望西区全变成外资企业。”

    “嗯,这是其中一方面。”陆怀安点了点头,低头浅啜一口:“另一方面,郭鸣提到了这个,集中产业群。”

    虽然是合资,但那到底还是外资占大头。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龚皓沉吟着:“他们不希望,这些外资企业搞成集中产业群?”

    “嗯。”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厂房就不能完全空着了。

    可是,做点什么好呢?

    现在那边的村民基本都被招了工,他们要再搞个大厂也不现实啊。

    龚皓想得头疼,叹了口气:“老郭变了,他从前说话没这么累人的。”

    以前多爽快,说啥就是啥的。

    现在呢?

    说个柱子,让你猜门长啥样,多折腾啊!

    陆怀安笑了一声,斜睨了他一眼:“没办法,他混的久了,总得学着圆滑。”

    在那里头混,没两把刷子,怎么混得下去。

    郭鸣这还是有萧明志呢,要背后没人的,自己一步步爬上去,小小年纪就是人精。

    “我先回了。”陆怀安喝完茶,站起身来:“明天再想吧。”

    又要工人少,又要能赚钱,最好机器设备不太贵的。

    这种厂子要是真能开得起来,怕是谁都想抢着干。

    难哟!

    两人睡了一夜,想破头了都没想出来。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俩个孩子就飞奔出去,找果果玩去了。

    果果这个姐姐好啊,天天带他们爬树,可开心了!

    看着他们头也不回的样子,陆怀安无奈地笑了。

    也行吧,至少,村里他们玩得还是很开心的。

    他收拾收拾,起身去找龚皓:“张正奇应该快到了。”

    一般来说,他们都是五点多到码头。

    卸完货,清点一下,到八点多就能到他们村里了。

    龚皓看了看时间,嗯了一声:“那我们先去崔二家里瞧瞧?”

    俩人一边闲聊,一边走过去。

    隔的老远,就听得老大在吹牛。

    “真的,那可是个大生意!”他拍着胸膛,啪啪响:“我绝对不会骗人的!”

    “我不信。”小红声音冷淡,反正是只要自己的钱:“你赚了我也不眼红,也不要你的,反正我不干,你就把我们的钱还我。”

    真不是她不乐意帮,实在是这笔钱是他们这么久来的所有积蓄。

    如果全给了他,他们的房子没了着落,两边长辈她也没法子交差!

    到时要是血本无归,他俩都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