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消逝的魔环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孤星之陨(感谢花舞花落泪盟主的银盟)

第一百一十六章 孤星之陨(感谢花舞花落泪盟主的银盟)

 热门推荐:
    天空中排列成蒲公英阵列的飞剑群全部被红女王接管,并改变了方向,对准森提诺的械力防御罩聚合而来。

    连绵不绝的爆炸不断传来,一把把飞剑以强猛的动能撞击在防御罩上化为齑粉,点燃了金红色的焰火。防御罩上明亮的蓝光迅速无比地暗淡下来,直到最后一把飞剑撞击在防御罩上,与其同归于尽,爆出一天光花。

    森提诺抬起头来,看到圣丹斯已经站在他的身前,右手的冰之断剑化为冰之爪,插进了他的胸口,捏住了他的心脏。

    寒冷一点点在他的体内蔓延。

    “哦,小心,最好不要把我杀死。”森提诺双手被冻僵,脸庞上布满了寒霜,即使动一动嘴唇都非常困难,即使如此,他的牛津腔仍然透出一丝懒洋洋的味道。

    “嗯?”楚千城手上的冰爪顶在森提诺的心脏上,确保他再也不敢反抗。

    “我一旦死亡,在新江户市的猩红毒剂就会失去控制,开始自行升级换代,驱动宿体进行物种的进化。”森提诺微笑着说。

    “那又如何?”楚千城淡淡地问。

    “听说过枯骨镇的虫潮吗?”森提诺微笑着反问。

    “潘柯夫斯基?”楚千城脱口而出。

    “你知道得还挺详细。”森提诺耸了耸肩膀,“这样就省了我不少口舌。如果我死在新翡冷翠,猩红毒剂引发的虫潮会是枯骨镇的几十万倍。因为这次不是一个人,而是新江户市40万人口。整个人类三大区都会被虫潮淹没。”

    “看来你是做了万全准备才敢回来拿密盒的。”楚千城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镜湖与我的私人恩怨先放在一边,圣丹斯,你认为城邦区还有任何希望吗?”森提诺凝视着楚千城,“财阀们垄断资源,金约柜封存五百年不用,强者们不求进取,连资本都懒得去扩张发展,这是一个死气沉沉的世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救。”

    “依靠人工智能和仿生人,建立一个你自己独享的世界?”楚千城冷冷地问。

    “我欢迎你加入我的世界,作为人类独特的样本,你在我的世界里绝对有一席之地。”森提诺的脸上依稀浮现出一丝微笑。

    “还记得老若望吗?”楚千城忽然问。

    “谁?”森提诺微微一愣。

    楚千城的脸上露出追忆和怀念交织的沧桑神情,一双明亮的眼睛,犹如燃烧的火焰。

    “他是我的好兵!”在森提诺的灵魂深处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为了老若望!”楚千城和灵魂深处的女声此刻惊人地同步。

    “红女王,是你!”森提诺张开嘴想要发声,但是他的灵魂已经被控制,只能在内心深处发出苍凉凄切的嘶吼。

    楚千城缓缓放开森提诺的心脏,一点点从他的胸腔里抽回满是鲜血的冰爪。

    在地上摊开的森提诺机甲开始扭曲变形,成千上万条由纳米维修体组成的纤细河流顺着森提诺冻结的双腿爬上他的胸口,一点点弥合他胸口的伤口。

    楚千城一挥手,冻结森提诺的冰水混合物异能倏然消散,他恢复了自由活动。

    森提诺目光呆滞地看着楚千城,缓缓按了一下耳中隐藏的机械,一道三维屏幕从他的眼中投影出来,落在楚千城的眼前。

    三维屏幕上是一张新江户市的地图,地图上犹如繁星般的红点,显示的是新江户市四十万市民脑中的猩红毒剂坐标。

    森提诺伸出手指,灵活地点击着屏幕上的虚拟按钮,片刻之后,红色光点成片成片地消失不见。不到一分钟,整个新江户市地图再也看不到一枚闪烁的红点。

    “搞定!所有猩红毒剂都被销毁了。”红女王的声音在楚千城的灵魂深处响起。

    “森提诺?”楚千城立刻问。

    “已经被我吃了。”红女王冷冷一笑,“他可真香。”

    站在楚千城面前的森提诺缓缓朝后仰去,轰地一声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楚千城缓缓走到森提诺的尸体面前,看着他惊恐圆睁的眼睛,心中泛起一丝轻蔑:在死亡面前,森提诺的表现,远远不如老若望。人格的贵贱,是无法靠实力和地位来区分的。

    一声轻响在他身边传来。

    楚千城侧目一看,在距离他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打开了一座空间门。菲德罗猛然开门冒了个头,又把门关上。

    呆了片刻,他又把门打开,这才敢伸出头看了一眼。

    “死了?”他问。

    “……”楚千城好不容易才从对森提诺死亡的沉思和对老若望的追忆中回过神来,缓缓点点头。

    “呼……”菲德罗用力打开门,“出来吧。”

    保罗、尼诺、安德烈还有一大群宁谧守护者排着队出来,围在森提诺的尸体周围指手画脚。

    楚千城探查灵魂深处,红女王与他的链接沉寂了下来,似乎已经失效。她完成了自己的夙愿,现在已经离开了吗?

    菲德罗从空间门里吭哧吭哧地搬着冻住黑羊的那团大冰坨子出来,趴在冰面上呼哧带喘:“这货太重了,真的太重了。你不用把他冻这么一大坨冰里吧?想累死我?”

    楚千城转头看着他,他记得自己让菲德罗多用空间门来参战,结果他就冒了两次头还都是被动召唤过来的。所有的战斗全靠楚千城、镜湖和红女王三人合力完成。

    菲德罗这是在顾左右而言他,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忘掉自己躲起来偷懒的事实,老油条了。

    “看我干什么,赶紧把这坨冰化了吧。黑羊别冻出好歹来。”菲德罗不敢看楚千城的眼睛。

    “老滑头,你可真好意思。”在菲德罗身后,传来镜湖气恼的声音。

    菲德罗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惊讶地看到镜湖已经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他的背后。他又看了一眼楚千城。

    虽然他只开了两次门,但是他能够看出来,镜湖把自己附身在楚千城身上在与森提诺作战,所以楚千城才能自如操控冰雕群和浮冰之佑,还能一手冰剑一手吞尾蛇,把两人的战力最大化。

    他只是没想到镜湖还希望遮掩这件事,所以一杀死森提诺她就悄无声息地从楚千城身上脱身,迅速返回黑羊分店。

    她使用冰水混合物异能时不能穿衣服,只能将冰晶链接成连体衣的形式,样子格外古怪,所以她还是喜欢在战斗结束后把衣服裤子穿回来。

    “我……我怎么了?”菲德罗无辜地问。

    “我和圣丹斯打得脑仁子都快出来了,你开了两次门之后就闭门不出,干什么?憋大招吗?”镜湖生气地抱臂在胸。

    “你不知道你身边这群暴走者有多难带,进了空间门不听我说,到处跑,害得我差点和他们一起迷失亚空间。我能活着回来,比你们从森提诺手底下存活还难知道吗?”菲德罗连忙摊手。

    镜湖哼了一声,转头望向保罗、尼诺和安德烈等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同时低下头。

    随即保罗抬起头来:“是亚空间耶……”

    “闭嘴。”镜湖冷冷地说。保罗吓得低头不语。

    “头儿,你还活着,太好了。”安德烈用他那熟悉的俄国腔开口。

    “你怎么也被森提诺抓住了?”镜湖微微点头后,奇怪地问。安德烈的念术和魔法虽然战斗上并不出挑,但是控制、迷惑、潜伏、跑路都是第一流的。

    “他早就在我身上种下了猩红毒剂,在我接了自由城邦银行的劫掠任务之后。”安德烈的眼中冒出一股难言的愤慨,“这条老狐狸。”

    “头儿,我揭发,尼诺这货一见到森提诺就投降了,打都不打。”保罗恼火地再次开口。

    “要不是我投降及时,这里的人要少一半,你也没打啊。”尼诺怒然反驳。

    “你投降实在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反应!”保罗瞪圆了眼睛。

    楚千城看了一眼保罗身上的战衣,是一套制式的铁壁i型巷战版,果然没以前快了。

    镜湖揉着额头,以此舒缓着头痛。

    “头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安德烈柔声问。

    “嗯,我已经答应了圣丹斯,跟着他离开新翡冷翠,去不列颠岛寻找梦想之帮的新城。”镜湖说到这里偷偷看了楚千城一眼,“你们自由选择。愿意留在新翡冷翠就留下,不愿留下就跟我走。”

    “我们……”保罗和尼诺互望了一眼,“头儿,你能给我们点时间考虑吗?”

    “没问题,以后你们在新翡冷翠混不下去,随时可以到不列颠岛上找我。”镜湖恬淡地一笑。

    她的笑容让安德烈等人都看呆了。

    “头儿,你看上去比以前明艳了很多,就像刚盛开的茉莉花一般。”尼诺是新巴黎人,天生浪漫奔放,张嘴就说。

    他的话没让镜湖脸红,却让菲德罗、保罗、安德烈等人侧目而视,悄无声息地试图和他保持距离。这么无耻的男人他们不认识!

    镜湖的脸上露出由衷的喜悦,她再看了眼楚千城:“盛开的花朵也需要仇人的鲜血来浇灌,对不对,圣丹斯?”

    “……”楚千城沉思着点点头,仿佛被别的思路带走了。

    “圣丹斯,镜湖的话你听见了吗?”菲德罗抿着嘴问。镜湖的表情和话语都给他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如果圣丹斯真的是情场浪子,三言两语镜湖就没了。

    楚千城霍然扭头看了菲德罗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