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好莱坞的气味

第三百二十九章 好莱坞的气味

 热门推荐:
    江川时不时抽空上网看看关于《我是传奇》的各种评论,这是多年漫画创作养成的习惯。

    漫画就和港台、韩国的电视剧一样,长时间的连载可以与读者互动,一旦发现切实的问题,在可能的情况下是可以调整后续剧情的。

    不过这基本都是创作者们发展初期才愿意做的事情,有时候读者、观众的支持鼓励真的是持续创作的动力之一,能够让作者坚持下去。

    电影也差不多,初期作品上映,主创人员都很在意风评,不但关注媒体影评,也会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观众是什么看法,甚至化了妆进影院看看现场反应。

    然而这都是阶段性的,情况渐渐就会改变,因为渐渐就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都说谦虚使人进步,这话当然是对的,谦虚些多看多改,是能够提高基础能力的,甚至创作水平都有一定进步。

    但任何人都不可能靠着谦虚和学习不断进步的,这是安慰人的鬼扯,每个人都有能力和天赋的天花板。

    尤其是创作者,真正能够绽放的生命周期很短,实际上绝大部分人都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能力边界,而且无力改变。

    于是当赞誉的声音听够了之后,也就不再关注评价,所以稍微留意就会发现,除了新人和一些老艺术家,大多数著名演员和导演都声称很少看或者不看影评。

    这里面不排除一部分人是傲娇,抗拒评判,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实情,看了能如何,好坏也就那么回事。

    江川还是会看的,他有庞大的后援会,得像未来明星们经营博客、微博一类社交平台一样,得持续关注并适当回应,毕竟收了会员们不少钱的。

    另外他还年轻,创作生涯才开始没多久,感觉自己还需要、也能够继续提高进步。

    网上评价当然大多数以正面为主,不然也不会三天票房爆了两亿多美元。

    不过网友们毕竟不是专业影评人,大多以比较直白的语言夸赞,说不出太多道道,或者也懒得写得太深,能表达出喜爱就可以了。

    “电影很棒,史密斯和斯嘉丽的表演也堪称完美,雪野酱好莱坞发展旗开得胜。”

    “影片从头到尾没有一丝瑕疵,恐怖、怪诞以及间歇性的惊吓,雪野殿下一如既往地那么优秀。”

    “有史以来最接近真实的一部丧尸末世电影。”

    “只有雪野才能将这样的故事拍得流畅而生动,和好莱坞其他优秀之作相比,《我是传奇》各方面都毫不逊色。”

    “《我是传奇》是一部杰作,期望雪野酱能够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把《进击的巨人》也拍出来,不过想象一下就觉得好难哦。”

    批评的意见当然也有,一部电影大家通常意见最多的是在结尾部分,部分观众对和解这类剧情不以为然,觉得不够爽,不理解为什么要与威胁生存的敌人寻求共存。

    甚至指责江川跑到好莱坞去迎合欧美观众,刻意搞出一个政治正确的结尾,越来越没出息了。

    “这电影一股好莱坞工业机油的气味!”

    “就不能拍些正常美好的故事吗,非要制造简单幼稚的世界危机,然后安排莫名其妙的人去拯救。”

    “应该多挖掘英雄的多面性格,映射更复杂的现实困境,呈现更深层次善与恶的动机,雪野酱还要继续努力啊。”

    这些意见应该都对的,但电影已经改不了,再说真按照这些改的话,可能也没人爱看了。

    第二天的平安夜晚餐在周食神的餐厅里,这位周大师的二公子年过五十其貌不扬,却同样长袖善舞,堪称设计概念餐厅的鼻祖。

    他经营的餐厅非常成功,今天虽然是阖家团聚的节日依然人满为患,据说平时都得提前一周定位置。

    而且他很擅于发现新秀艺术家并与这些人交往,包括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在内。

    周食神用美食换取他们的作品,并珍重地收藏起来,如今这些作品都已经涨到天价,其中一幅安迪·沃霍尔的毛教员画像作品,在香港拍出近两亿元天价。

    晚餐安排在单独的包间内,他日籍韩裔的妻子比他小十几岁,看上去优雅而精明,滨田美里长得像她妈妈。

    周采纳虽然从爸爸那遗传了点苏格兰血统,因为周天娜是日德混血,她从妈妈那又遗传了德国血统,不过都已经看不出来,就和她的名字一样,看上去就是个中国女孩。

    至少基努·里维斯是这么认为的:“china与其它在好莱坞发展的米国本土名媛相比,性格更婉转大方,有种与生俱来的中国女子温柔。”

    基努·里维斯已经四十三岁了,留起了长发和胡子,虽然走起路来飘啊飘的,但和大家目前熟悉的银幕形象差别很大。

    不过几年后他基本原样参加了《疾速追杀》的演出,倒是很快又被全球观众熟知了。

    晚餐气氛不错,大多数时间都在谈江川和基努·里维斯的作品,但又谈得不深入,范范地夸奖,大家都很轻松。

    早在十六年前基努·里维斯就组建了摇滚乐队“天狼星”,担任贝斯吉他手,所以音乐方面与江川也有共同话题。

    《六本木style》上市已经二十天,目前全球销售超过八百万张,连续三周霸榜公告牌等全球三十多个国家的榜单,已成今年第一热销金曲。

    仅这一话题,就够大家在惊叹中谈半小时,顺便回顾了米国的流行音乐史。

    不过直到晚餐结束,江川和基努·里维斯也始终没有谈及未来合作,只是互相留了联络方式。

    江川站在历史高度,了解基努·里维斯未来几年发展将遇到瓶颈,没有一部亮眼的作品,但他目前可不这么认为,工作已排得满满的,并不需要强行改变什么。

    另外在江川眼里,周采纳就是个西方女孩,除了长相和名字很东方。

    不过就餐过程中她就和基努·里维斯说的那样,出乎意料地温柔细致,不停问他:“您喜欢什么口味的菜?喜欢甜一点还是咸一点?好吃吗?您吃饱了吗?还需要什么吗?您满意吗?”

    餐后大家又花了很长时间谈极简生活,周采纳和基努·里维斯显然都很吃这一套,他们都用着老款的手机,没有上网买过东西,而且家里只留最少量的衣服,其他能捐就捐掉,尽可能的保留更少的东西。

    这是个好话题,是好莱坞的另一股气味,最适合已经拥有一切的富豪们聊起。

    江川婉言谢绝了圣诞节当天再来就餐的邀请,在酒店里好好休息了一天,二十六日飞回了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