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女魔头请自重 > 373、师尊

373、师尊

 热门推荐:
    林楠脑中忽的闪过灵光,记得他曾在故乡中看到某个新闻,重病的中年人迟迟无法醒来,直到中年人的儿子无意间说了一句‘爹,又有人造谣你晚年不详,满身红毛’,结果这位姓辰的中年人虎眸圆睁,病床顿时间四分五裂。

    这句话刺激到了中年人的精神,所以他醒来了。

    林楠要做的,就是效仿这个事件,刺激叶丹秋的精神。

    他立即在叶丹秋面前展示,满脸真诚的说:“师尊你醒醒啊,你这么睡下去,可让徒儿怎么侍奉你?”

    叶丹秋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林楠目瞪口呆,难道真的能行?

    他握住叶丹秋的手,放在

    “醒来吧师尊,我们一起推翻昆仑,是柳雄害了你,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叶丹秋的呼吸声仍然平稳,眼睛没有睁开的迹象。

    她的手指动了一下仿佛只是林楠的错觉。

    林楠无奈的摇了摇头。背叛昆仑这件事对叶丹秋的打击还是太大了,需要时间一点点解开心结。

    回到睡房,林楠被余娇娇的小手抓住。

    这几天他身心俱疲,所以都是咸鱼一样躺着

    ...

    林楠用暴风般的速度战胜余娇娇,又把林初雪和小蜘蛛侍奉妥当,晃晃悠悠的把金色灵液和补气丹融合在一起。

    这几天他的妻子们没有得到半点灵液,全部用来给叶丹秋疗伤了。

    林楠今天本来约好帮林初雪破境,事到临头却心中一动。

    叶丹秋没醒来,是否因为真元亏空?

    林楠走出睡房时,仍然能感到林初雪幽幽的眼神黏在他后背上。

    有别的人在的时候,林初雪不会把这些不满说出来,但会用那种让林楠头疼的眼神,一直看他,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下次一定。

    林楠暗暗咬牙,等自己的炉鼎再次成熟了,吐血也要让林初雪满意!

    来到床边坐下,他拍了拍叶丹秋的手背,无奈的低声说着:“师尊,这次你得醒了。之前你受伤,我妻子们有怨言不说,现在不一样,你伤已经好了,明天徒儿的灵液,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余娇娇一定会硬抢。所以...醒来吧!”

    叶丹秋仍旧没有动作,一双手叠放在小腹上

    美丽温润的脸上有着仙子般的空灵,皮肤白而细腻,随便让个不认识的来看她一眼,都不会觉得此人本性恶劣之极。

    林楠心想,那个烧呼呼的叶丹秋,才是他的师尊啊,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有一半是在嘭嘭中度过,对常人而言羞耻的事情已经变得家常便饭一样。

    他把金色的补气丹送入叶丹秋的小嘴之中,用手按了下喉咙确保丹药入腹。

    夜,桃源空间中皓月高悬,银白如匹练的光洒满屋内。

    林楠来到小木桌前边,取出一壶烈酒,自饮自酌。

    “不给为师倒一杯?”

    忽然响起的声音,使得林楠微微一愣。

    他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向小木桌对边。

    叶丹秋红润的唇瓣上挂着一抹玩味的笑,玉手托腮,青丝如瀑垂落在木桌上,另一只手摇晃着一个酒盅。

    林楠一肚子话憋到最后变成了一个好字,他给叶丹秋满上酒,轻轻碰了一下,各自一饮而尽。

    这酒是林楠在北幽郡买的烈酒,一杯下肚犹如吞下火辣辣的刀子,是粗犷的猎人汉子最喜欢的‘熊栏山’,大有喝上一斤就可力战黑熊的意思,十分的火辣,但也劣质。

    叶丹秋一杯下肚,柳眉皱成一团

    “师尊,不能喝就少喝点?”

    “石楠花味道太重了,漱漱口罢了。”叶丹秋哼了一声,“丹药中加的东西倒不少,是不是平时为师给你那个的次数太少,趁为师没醒来报复?”

    林楠有些尴尬,“我怕少了,师尊醒不来。”

    这几天外面发生的事叶丹秋都知道,她人没有醒来,神识却捕捉到那些画面,苏醒后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

    ...但在那之后,她身边总会有林楠走过来,把所有灵液用来修复她元婴的创伤。

    叶丹秋戏谑的说:“你要是趁为师昏迷的时候做那种事,为师可真就生气了。你辛苦了你妻子,却不交公粮,她们不生气?”

    林楠昧着良心说:“师尊受伤,当然是师尊重要。”

    叶丹秋哑然失笑,懒洋洋的对林楠勾了勾手指,“过来,师尊近几日身体疲惫。”

    “徒儿明白。”

    林楠脸色凝重的走到叶丹秋身前。

    他的师尊身材高挑纤细,但在他这八尺男儿面前,也就是娇小的女人罢了,他随意的一挥手,设下防音阵法,并以真元带上了里屋的木门。

    林楠把叶丹秋横抱起来,放在吃饭的小木桌上。

    现在的叶丹秋很空虚,需要徒儿的关怀。

    ...

    ...

    心满意足的两人休息

    “师尊,你的熊歪了。”林楠把脸露出来,疑惑的说。

    叶丹秋慵懒的托着香腮

    没一会儿林楠睡着了,看着那恬静的睡颜,叶丹秋忍不住低下头

    这时,吱呀的一声,叶丹秋皱眉看去,发现里屋的门开了。

    有个身材玲珑穿着白色睡裙的少女,惊讶的看着他们。

    皎洁的月光下,林初雪修长的玉腿闪耀着羊脂白玉般的光泽,她湛蓝色的瞳孔颤了一下,打开门的瞬间,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

    目光环顾客厅,一片狼藉。

    半夜醒来的林初雪发现林楠不在身边。一张大床上,余娇娇和紫朱抱在一团取暖,而她靠着床沿孤苦伶仃,睡意全无,推开门发现了这一幕。

    林初雪深吸了口气,粉拳紧握,“打扰了,我去看看林芃有没有乖乖睡觉。”

    林芃正在培养独立的习惯,搭建了一个小木屋独自居住。林初雪低着头快步的推开门走出去,突然叶丹秋调笑似的说:“你脖子上那个东西是什么?你不是林楠的妻子吗?本尊没记错的话,只有奴隶才带那种东西。”

    “这是林楠送给我的法宝。”林初雪冷冷的回道:“叶圣女,没事的话我要去看林芃了,你们继续吧。”

    “吃醋了?”

    “没有。”

    叶丹秋啧舌,露出古怪的笑容,“放心,本尊还没沦落到和你们一群丫头片子抢男人,等昆仑的事情结束,本尊自然会离开,不过要带走林楠的一份血脉,这样总碍不到你们卿卿我我了?”

    林初雪心中一松,嘴上却道:“叶圣女和我说这些干甚,你和林楠怎样,那是林楠的事情。”

    “叫我叶丹秋就好。”叶丹秋轻叹一声,“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要同床共枕,就别搞那么多前辈后辈的称谓了。”

    林初雪脸色登的一红,“晚辈告辞!”

    来到外面,夜风一吹她的头脑才冷静下来。

    “咦,这是什么?”

    林初雪皱了皱眉,发现窗户下边的地面上,有一摊小小的水迹。

    ...

    (386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