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怪谈盛行之后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无能的妖魔之力

第三百五十六章 无能的妖魔之力

 热门推荐:
    松树之巅,滑头鬼坐在蛛网上,观摩这场大将与外乡人的大战。

    “另外那十个忍者呢?他们既然想通过那座宫殿,也会来找大将军手里那把刀吧。”滑瓢问道。

    樱子:“不,他们没来,他们直接前往鬼山深处了。”

    滑瓢一愣,嘿嘿笑道:“真是自信,不过他们或许的确有自信的本钱。”

    樱子吃了一惊:“滑瓢大人为什么这么说?”

    她不觉得那几个人类有能力击败酒吞童子,现在她怀疑滑瓢大人在和他开玩笑。

    “他们身上散发着一股令我讨厌的味道,兴许是有什么厉害的法器傍身吧。”

    说完,滑瓢的视线重新投向下方燃烧的村庄……

    周铭双手开弓,在源赖光的身上留下创伤,顺手将长剑插进大剑之中时,顺带着拿出火枪,对准源赖光的眼睛来了一枪。

    弹丸精准地射进了源赖光的眼睛,眼珠整个爆开了,鲜血喷涌而出,在空中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源赖光捂着眼睛怒吼,毫无章法地挥刀,带起烈烈的烽火,周铭停下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暂避锋芒!

    能赢!

    这样下去能赢!

    虽然对手看起来很强,但实际打起来,却没有他外表表现的那么有压迫感,对方出刀之前有太大的多余动作,这让他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闪避,或者格挡。

    周铭抡圆了大剑,随后将大剑负于背后,用后背面向源赖光挥剑的一侧,身后传来巨力,周铭将另一只手的长剑插进结冰的地面,借着对方的力量,以插入地面的长剑为圆心,做圆周运动,在瞬间转了270度!

    冰刺拔地而起,直插源赖光的下巴,坚硬的冰刺在碰触到源赖光的身体时,稍一用力就碎成粉末,周铭用力将长剑插向对方的大腿内侧,像屠夫将尖刀插进肉猪的脖子一样。

    浅浅的伤口,有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滚烫的鲜血融化的地面的坚冰,从天而降的一刀将中间的一块地面砸得粉碎,周铭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开了对方的攻击!

    “额啊啊啊啊!”

    周铭发出咆哮,让自己融入身体本就存在的本能之中,他肌肉紧绷,精神却放松,双手分持重剑和长剑,呈逆时针旋转着向源赖光的身体中段切割而去。

    源赖光尖牙紧咬,在他独眼的狭窄视野中,一重一轻两把剑轮换着在他面前挥舞。

    恍惚间,源赖光脑海中浮现出似曾相识的一幕。

    记忆中那个苗条修长的身影,慢慢和眼前这个阴沉的男人重叠起来。

    那个拿着两把长剑,靠剑术正面打败他的女人。

    这个人的剑招路数,竟然和当年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源赖光陷入了短暂的回忆。

    他依稀记得那是一年前的春季,南山的樱花盛开,他看着南山妖艳的樱花,想到居住在南山里那一只他无法打败的妖魔,内心暗自惆怅。

    那个身着奇装异服的女人,骑着一个难以描述的奇怪装置,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阁下器宇不凡,但好像有难解的心事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心。”那个女人踩着那个奇怪装置,一癫一癫地来到她面前,面带微笑。

    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家伙是那种外乡人,不过她和那种外乡人又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身边的侍从跳出来了,对那女人大喝:“大胆!竟然敢对源赖光大人放肆。”

    “哦~你就是那个源赖光啊,被酒吞打败了呢,不过这不怪你,请不要伤心。”那女人听到他的名字,非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露出一种十分温柔的,成熟的笑容。

    眼前这个女人的年龄比他小很多,看起来不过是一个二十芳龄的女子而已,但她身上却有种一种年长女子的成熟,她礼貌优雅,笑容清凉,眼神温和睿智,仿佛能看穿你的心事。

    这让源赖光十分恼火,他当时正因自己无法完成天命而烦恼,突然冒出来的女人让他烦躁不安。

    当时,他好不容易压住怒火,不想理会这个女人,但看到对方胯下那个奇怪的装置,又忍不住好奇。

    “这叫做自行车,很有意思吧?这么多年竟然没人骑着进来。”那女人淡淡道。

    这就是他们的初次相遇,那个女人对他似乎饶有兴趣,但他对她的印象却很不好,他非常讨厌她,她那种安慰一般的眼神,让他觉得受到了侮辱,他是大将军,即使输在酒吞童子手下,也从来没人敢用那种眼神看他。

    如果不是她说,她知道为什么他会输给酒吞,他肯定不会让这个女人踏进他的屋子……

    周铭再次和源赖光擦肩而过,全速挥舞的大剑劈在对方的裙甲上,炙热的铁片四散飞溅。

    能赢!

    这样能赢!

    头顶巨大的阴影落下,周铭又一次将大剑甩到背后。

    “当!”

    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巨大的冲击,还有灼热的气流和火焰,周铭身上同时爆发出激烈的寒气,勉强中和那可以将皮肤烧焦的高温。

    双腿的骨头好像在咯吱作响,手腕已经有点开始失去力道了,如果继续硬抗这么几下强力竖劈,恐怕他会无法握紧大剑。

    就是现在了!

    周铭握紧长剑,运用全身的力量直刺!

    剑锋扎进对方倒数第二根肋骨和第一根肋骨之间。

    源赖光发出野兽般痛呼的呻吟,身体微微后退,架势略微变形。

    趁此机会,周铭放开长剑,双手持握大剑,怒吼着双手举起,对着源赖光的胸膛,自右上到左下,一刀斩下!

    大剑粗糙的剑锋切入源赖光的胸膛,哗啦啦地往下拉去,周铭可以看见肉条顺着伤口卷起来,血像是爆炸的充水气球,将周铭淋湿,洒在周围的冰地上,升起一大片腾腾的热气。

    “啊哈!”源赖光大叫一声,横扫童子安纲切,劈碎周铭防御的冰墙,劈在周铭格挡的长剑上,将周铭径直劈飞。

    周铭像一颗石子般,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身子狼狈地落入旁边燃烧的废墟中。

    击飞了周铭,源赖光吐出一大口鲜血,单膝跪地,将那把妖刀插在地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

    怎么会?

    他明明都已经放弃为人了,为什么还没得到压倒一切的力量?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人类,区区的外乡人,就把他打成这副样子。

    他又想起了一年前的那次败北,那个女人对他说了莫名其妙的话……